第11章 代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胡闹。”就在林楚云被逼得节节败退时,一道怒喝声响起,“楚云也是被贱婢蒙蔽才误认为你是自己落水。自家姐妹,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你如此咄咄逼人,往日学得规矩哪去呢”
  林清浅轻轻扭头看着勃然大怒的林老夫人,嘴角勾起了若有若无的笑容。
  那笑容十分不正常,有几分讥讽,又有几分委屈和轻视,当老夫人的目光和她对上后,林老夫人忽然说不出话来。
  “清浅,老夫人说得对,你们是姐妹。姐妹更要相互守望才对。这次是楚云做姐姐的不对,糊里糊涂就被人给蒙骗,偏信她人一言之词。好在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你就原谅她一二可好”大房夫人张氏皮笑肉不笑看着林清浅。
  “凭什么”林清浅还真没打算给任何人面子,“在你们的眼中,我林清浅的一条命还比不得林楚云的一句道歉老夫人的规矩还真有趣!郡主,陈小姐,我说得对不对”
  陈今今微微皱起眉,她是个中规中矩的人。林清浅的遭遇固然令人同情,但林清浅对长辈不敬,以及咄咄逼人的态度,她并不喜。
  而赵无双和陈今今的态度恰恰相反,她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她是郡主,又是皇家子嗣,所以形式上更要霸道些,她对林清浅倒是十分欣赏。在她看来,一味的善良,说白了就是个傻蛋。
  林清浅被林家害得差点儿丢掉性命,要是性子软绵,被林家说几句话哄了过去,她才不愿意帮林清浅了。
  不过,好在林清浅没有让她失望。
  所以,她帮定林清浅了。
  “林老夫人的规矩令本郡主大开眼界呀,等回宫以后,本郡主一定一五一十讲给太后听听,让她老人家也跟着乐呵乐呵。”
  林家所有人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毫无疑问,他们知道,赵无双在太后面前绝对不会为他们林家美言半句。
  林浮生只是迟疑一下,就理清楚其中的主次。三房飞不出他的手掌心,无论如何,暂时稳住赵无双才对,绝不能让林家在太后那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楚云,你偏信身边丫头一面之词,却差点儿害得自己的妹妹含冤而死。错的确在你,你还不向清浅道歉。”
  “我”林楚云不服,但她更惧怕林浮生这个大家长。
  张氏和林觉连偷偷给她使眼色,林楚云见状,咬咬牙远远地对林清浅行了半礼,“妹妹,对不起。是姐姐太大意,被人蒙蔽了。”
  “既然如此,拿来吧。”林清浅对她伸出手。
  林家众人
  “你这是何意”林岳气呼呼瞪了林清浅一眼。
  “口头道歉在于我来说,太缥缈,半点儿也不实惠。既然是道歉,还是实在一些。我们三房最缺的就是银子,我也不贪心,一千两银子。”林清浅淡淡地回答。
  陈今今闻言,对林清浅更加看不上了。林清浅怎么能像商贾之家一般市侩
  赵无双却忍不住笑出声,她对林清浅更加欣赏了。原来,道歉还可以这样玩。是呀,银子什么的最实在了。
  “你的规矩哪去呢如此市侩到底跟谁学的”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她一辈子最好面子,林清浅却让她在太后身边最得宠两位姑娘面前丢掉了所有的颜面。
  “老夫人的规矩是对谁而言”林清浅淡淡地问,“在林府中,大房、二房生病用的药材、银子,全都可以走公中,偏偏到了三房,却要三房的人自己从私房出。这就是老夫人的规矩大房嫡女身边的丫头要我这个三房嫡女的性命,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道歉,就可以将事情揭过去,这也是老夫人所立下的规矩”
  “放肆!”老夫人气得浑身抖得更厉害了。
  “以前老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成天胆战心惊,生怕惹老夫人不高兴,最后也抵不过人心,那我为什么不能肆意而活反正无论如何做,所有人也不喜三房不是。”林清浅寸步不让。
  “妹妹,我们三房已经被除族,算不得林家人。”林景行激动地叫起来。
  “原来如此。”林清浅冷冷地看着林浮生,“郡主,陈小姐,我一条命要一千两银子的赔偿,不算过分吧”
  “不过分。”赵无双笑眯眯地接话,“今日本郡主可算是开了眼界,原来林家的规矩如此与众不同。”
  老夫人的脸顿时一片涨红,她恨不得直接晕过去,心中对林清浅更多了几分怨恨和不喜。
  得到赵无双肯定以后,林清浅又淡淡地看着林浮生和林兆新几个。
  林家几位男丁看她的眼神都充满了杀气,可林清浅却半点儿也不惧,就那么直直地和他们对上了。
  半晌,林浮生明白她绝不会退缩后,他终于败下阵,“一千两银子赔偿,等会儿从公中出。”
  “郡主,陈小姐,你们听到了吧。这就是差别。”林清浅得了便宜还卖乖。
  赵无双立刻明白她的意思,林浮生也不禁涨红了脸。他暗暗后悔,冲动之下,说错了话。林清浅要的是林楚云赔偿,他让公中出,无疑,是从侧面证实,林清浅刚才所言不虚。
  “我的事情暂且算是勉强解决。我们再来谈谈大哥的冤屈。”林清浅趁热打铁,半点儿没有给林家人反应的机会,“你们说大哥调戏二房的姨娘,可有证据”
  “你一个丫头,最好不要掺和这种事情之中。”林浮生硬邦邦地呵斥她。
  “我也不想掺和,但三房没有长辈。我们无父无母,受了什么委屈,只能靠自己了。大哥是三房的主心骨,可惜他现如今成了当事人,根本无法自证清白。所以,于情于理,我这个做妹妹的,不能出头也得为他出头啊。我总不能眼睁睁他被人冤枉,白白丢掉性命。”林清浅的语气一直很淡,偏偏所有人却从中感受到她态度的坚定。
  “魏姨娘是我们三房的人,她是父亲的人,我更不能让她死不瞑目。”林清浅语气越来越冷,神色也越来越凶悍,“林大人不敢让我说话,是不是因为心虚”
  “一派胡言。”林兆新指着她叫嚣,“林渊没有尊卑,见色起意,居然对长辈的妾室起了歹心,其罪当诛。”
  “你眼中的美人,在大哥眼中不过是蛇蝎、粉红骷髅罢了。”林清浅毫不畏惧,半点儿不客气的还击。
  “你如何花言巧语为林渊狡辩也无济于事,昨晚林渊闯进姨娘房中,许多人都可以作证。”林城也恼了,他不客气和林清浅对上。
  “大哥。”林清浅不理会林城,只是转身静静地看着林渊和余归晚,“大哥和大嫂觉得面子与性命和整个三房的名声相比,哪个更重要”
  林渊猛得抬头看着她,脸色通红。
  余归晚也涨红了脸。
  “魏姨娘是为大哥丢了性命,如今郡主和陈小姐在,可以为大哥伸冤。大哥和大嫂无论如何选,我都不会有怨言。不过,大哥,我要提醒你一句,我们三房无大家长,除族以后,剩下的不是妇孺就是幼子,你可要想好了。”林清浅叹口气说。
  赵无双和陈今今莫名其妙,根本听不懂林清浅所言,林家人倒是想到了一个结果,林浮生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