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隐恻之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午时我们下山,嬷嬷得好好安排,别让人钻了空子。”傅念真心情不好,语气又重新变得冰冷。
  “小姐放心,什么妖魔鬼怪,在老奴面前保管让她现出原型。”婆子语气也很冷,她嘴里说着话,眼睛却斜睨看着平妈妈,眼神十分不屑。
  平妈妈低垂眼帘,看都不看她一眼,十分恭敬地站在林家兄弟身边。
  “妈妈,这边就交给你了。对了,腊梅,等会儿你将家中情况对贵客告知清楚,别让贵客犯了禁忌。”林景行听对方不死心、话中有话的言语后,不甘示弱也意有所指的吩咐下去。
  顾念真气急了,她狠狠地瞪了林景行一眼,觉得林景行更加令人讨厌起来。
  林景行却笑得十分温和,对方越生气,他越高兴,态度好似真的在认真吩咐下人做事。
  顾念真没有占到便宜,又不能在众人面前发火。她倒不是在意村民的议论,而是她有所顾忌。她担心以后靖越王要是再来此处狩猎,如果村子里传出她嚣张跋扈的名声,她肯定不讨好。
  想到靖越王,她又考虑到水白,思前想后,一时竟然觉得有些为难。最后,还是她身边的丫头了解她,一个身穿藕色衣服的丫头眼珠一转,给她适时地递了一个借口过去,“小姐,这儿有嬷嬷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奴婢见天色不早,如果再不上山的话,只怕午时小姐不能按时下山,会错过午膳。”
  顾念真回过神,稳定一下情绪后,她冷笑瞥了林景行一眼,开口就来,“也是,总有那么些混账东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惹得本小姐手痒,想要揍人,还耽搁工夫。”
  “小姐都说是混账东西,又何必和小人计较,平白脏了小姐的手。”她身边另一个丫头顺口劝说。
  小丫头顺势也斜睨瞪了林景行一眼。
  林景行不想和女子计较,但对方实在是太可恶,他有些忍不住了
  林渊在此时开口,“二弟,我们进屋去。”
  林景行不想惹他不快,只好压住火气,转身和他并肩一起进了隔壁院子。
  让人厌烦的家伙离开了,顾念真却觉得心头的火气更旺了,对方分明是不将她放在眼中。“走。”她猛得用手中鞭子抽了马匹屁股一下,马儿吃痛,立刻奔跑起来。
  侍卫和丫头连忙跟上,他们走后,马蹄掀起的灰尘四散,让围观的人吃尽了苦头。
  村民看了一出好戏,离去的时候,纷纷摇头叹息。
  贵女不好惹呀,昨日才瞧着林家人找到了大靠山,今个又惹上一个刁蛮女子,也不知林家能否吃得消。
  “她似乎是故意找上门来挑事。”林景行进了屋子忍不住开口说出心中的疑惑,“可我们和傅家根本毫无交集,更谈不上惹怒她,她为什么要针对我们”
  “傅家乃是平阳城四大家族之一,听说傅家有位嫡女对靖越王心有所属。”林清浅淡笑着回答。
  她刚刚坐在这边屋子里,隔壁传来的声音,她听得很清楚。
  在京城之中,三房虽然不得宠,不过原身十分聪明,在林府向来不直接得罪人,总是默默听,遇上问题,也是默默一个人想。因此,大房和二房的媳妇、姑娘都将她当成了隐身人,闲聊的时候也不会避开她。
  靖越王是朝中重臣,也是许多官宦人家眼中的香馍馍,他的姻缘和八卦,常常被大户人家女眷所津津乐道。
  不仅于此,就是许多年轻男子,也会偶尔提及到他。
  傅念真心系靖越王这样的八卦,就是原主默默听来的消息。
  “她喜欢靖越王,为什么要来找我们茬”林景行愤恨不平地说。
  “此女多疑,眼中容不得沙子。”林渊评价,他略一思索,又嘱咐余归晚和林清浅,“她们离开之前,你们别出门,省的冲撞了她惹上麻烦。”
  林清浅和余归晚本没打算露面,笑着点点头答应。
  林家主子打定主意不露面不惹事,所以两个院子各行其是,谁也没有碍着谁,好像就是普通的两家陌生人,半点儿牵扯都没有。
  傅家留下的婆子甚至都不知道林家到底有几位女眷。
  不过,临近中午的时候,村子里发生了一件大事,逼得林清浅不得不出面,从而也让她第一次和傅念真正面遇上。
  “不好了,嬷嬷。”
  “慌什么”林家几个主子正在屋子里闲话,说着新房的事情,就听到隔壁院子里传来了各种嘈杂声。
  “小姐马匹受惊,和一辆马车相遇。那马车翻了,出了大事。”报信的小厮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口气十分急躁。
  “小姐可曾受伤”婆子的声音也慌了。
  “小姐拽住了马匹,没有受伤,不过,车子翻入路边的沟渠之中,赶车的人受伤,满身是血,生死未知。车上还有一个产妇,也是生死未知。”
  “阿弥陀佛,小姐无碍还好。”
  隔壁院子传来的消息,让林家人齐齐都变了脸色。
  余归晚心善,听说车夫和产妇生死未知,忍不住叹口气。
  林景行对傅家却更加厌恶起来。两条人命,似乎在婆子那儿根本不算什么。该死的婆子,只是关心那个刁蛮的傅家姑娘,却对他人性命没有丝毫怜惜。
  “去镇上请郎中来走一趟。”婆子大声吩咐。
  “已经派了人过去,只是小姐却被人围着脱不了身。”
  “何人如此大胆”婆子怒了。
  “听说赶车的人是里正侄子,妇人也是村子族老的孙媳妇。这事惹了众怒,一群刁民就将人全都围了起来,小姐心善不想对他们动手,小的特意请嬷嬷过去拿主意。”
  “还杵着干什么,赶紧带路。”
  “是是,嬷嬷请。”
  那边话音落,就听到远去的脚步声。
  “我们也过去瞧瞧。”林清浅忽然站起来,她扭头吩咐文心和初心,“将我平日里用的小箱子和包裹背上。”
  “妹妹想救人”林渊吃惊地问。
  “不行。”林景行想都没想就反对,“虽然杨三人不错,但妹妹也听到了。人受的是重伤,生死未知。如果妹妹过去能将人救回来倒还好说,可如果人没有救回来,村民必然会迁怒于妹妹。那妹妹的名声,可就坏了。”
  “对对,不能过去。”兰姨娘附和。
  就是心软的余归晚,此刻都不知道说什么。救人固然是善事,可反过来,对于林家来说,也是一件坏事。她不能用林清浅的名声去赌。
  “我没有那么傻。”林清浅笑着安慰他们,“只是过去看看,如果人还有救的话,我可以试试。如果没有救,我绝不会多言一个字。”
  林渊左右为难,他很清楚,林清浅是想借机和杨家村村民打好关系。林家要想真正在这儿扎根,就得真正融入村民的生活,得到周围村民的承认。
  但救人而言,的确是一把双刃剑,处理不好,林清浅今后的名声会一落千丈,甚至被人一辈子诟病,绝无翻身的可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