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欠你一个人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么重的伤,五日后就能下地别说村民们听傻了,就是傅念真和成郎中、苗郎中也傻眼了。
  “谢谢小姐。”
  “神医,真神医呀。”
  杨三家人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
  “儿呀,你说话呀。你别吓唬为娘。”杨三的命保住了,是大喜事一桩。相比之下,另一边的孕妇家就显得凄惨多了。
  “你说句话呀,儿呀。”老婆子扯着自己儿子的胳膊大哭。
  汉子抱着孕妇却不言不语也不撒手,他的目光呆滞,外界发生的一切,他似乎半点儿感应都没有。围在他周围的家人全都急了,个个哭得十分伤心。
  村中女人们跟着掉眼泪叹息,也是,一尸两命,小媳妇还刚成亲一年多,这样的事情放在谁家都受不了。
  林清浅慢慢走过去,她在汉子面前蹲下,然后轻声问,“我能看看你媳妇吗”
  汉子的手臂忽然收紧了,脸上的肌肉也变得哆嗦起来,大有一言不合就打人的架势。
  林家人立刻紧张起来,文心和初心一左一右站到了林清浅身边护着她。
  苗郎中本来挺看重林清浅的,可是此时见她所为,那份好感却顿时消散去。
  哼,他已经查看过了。孕妇全无脉搏,人虽然没有凉透,但半点儿气息都没有。小丫头医术是不错,却过于自信,自信到不知天高厚的地步。
  郎中能治病不假,不过还从没有听过哪个郎中能将死人救活的。
  “姑娘,你”正哭得不能自已的老婆子,被她吓得忽然停止哭泣,她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林清浅。
  “妹妹。”林景行神色严肃,想要阻止林清浅。
  林清浅没有搭理林景行,她叹口气继续说,“你再不放手,可真的要一尸两命了。你想害死你家漂亮媳妇和没有出世的孩子吗”
  “姑娘何出此言孕妇明明已经咽气,怎么可能救回来”苗郎中真想拂袖而去。小丫头就是想沽名钓誉,也该看场合才对。
  “听说孕妇本来就是难产”顾念真见林清浅逞强,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本来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的汉子,忽然瞪圆了双眼盯住林清浅。
  “你不想试试救人如果你想放弃的话,那我回去了。”林清浅轻声继续说。
  “别走。”汉子忽然急了。
  “姑娘,你真的能救人”成郎中吃惊地问,他相信林清浅医术高明,但救活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他不信。
  “孕妇本来就没死,谈不上救活。”林清浅淡淡地回答,“不过再耽搁下去,估计真的要一尸两命了。”
  “铁牛,撒手,你赶紧撒手,你听到姑娘说的话没有”一个老者用手里的拐杖敲了汉子好几下。
  “姑娘,救命。”汉子忽然大哭起来。
  “女人留下,男人回避。赶紧让人抱床棉被过来,还要多准备些热水。”林清浅吩咐。
  “铁牛他娘,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按照姑娘说的去准备。”老者激动得满脸通红。
  “啊,我这就去。”老婆子骨碌爬起来,顾不上别的,连忙往家的方向走。
  里正和几个族老则开始赶人,村民们十分自觉,所有的男丁全都离开,剩下的女眷则围起来为孕妇挡风。
  孕妇本来就是要去镇上生孩子,所以马车上有被褥。
  村妇们顾不上害怕,大家七手八脚将棉被铺在地上,然后大家就直愣愣盯着林清浅瞧。
  “小姐先回去歇着,别污了眼睛。”傅家婆子皱着眉头劝说。
  傅念真嘴角勾起,她冷冷地回答,“要回你自己回,我就在这儿。”
  她要亲眼看小丫头如何救人。不知天高地厚,她有的是办法要小丫头好看。
  “银针。”林清浅轻声吩咐。
  文心沉得住气,闻声将包裹递过去。
  林清浅取了第一根针扎在了孕妇的肚皮上,第二针却是落在了孕妇的百会穴上。
  那个穴位傅念真不懂医,但她知道百会穴乃是人的死穴之一,这人怎么敢
  林清浅不慌不忙下针,当她最后一针扎在孕妇腰侧一处穴位上时,本无气息的孕妇居然真的慢慢睁开了眼睛。
  “活了。”一个村民用颤抖的声音叫起来。
  “真活了。”
  所有村妇再看林清浅的眼神之中,不但带有敬重,还有浓浓的敬畏。
  “痛,好痛。”孕妇神志还不是十分清醒,但痛意她还是能感觉到。她觉得自己下身好像被人扯断了一般,痛得她几乎不能呼吸,“郎中,找郎中。”
  她的气息不稳,声音十分虚弱。
  “姑娘,怎么办”
  “大牛家的是难产,听三姑婆说,孩子横在肚子里出不来。”
  “姑娘,你再给想想法子。”
  “别吵。”林清浅耳边充斥各种声音,渐渐有些不耐烦。“文心,剪刀,准备针线。”
  “是,小姐。”文心从小箱子里取出一把小剪刀候着。
  “忍着,否则的话,你的孩子可就保不住了。”林清浅一边叮嘱孕妇,一边用右手在孕妇肚子上慢慢推送。
  孕妇被她吓得止住了叫喊,她紧紧地咬住嘴唇再也不敢吭声。
  是个坚强的女人,林清浅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后,手继续推送,并没有停下来。
  “哎哟,流这么多血,可怎么办”边上有人忍不住惊呼,却被身边的人拉住了。
  “剪”当在场的人看到林清浅居然用剪刀将孕妇的下方剪了一道,个个全都傻眼了。留下来的女眷,除去傅家和林清浅这边有没成亲的少女,村里的全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生孩子不是只能靠女人自己吗怎么还能剪开那里
  古人信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林清浅这种做法,很多村妇都觉得有些残忍。
  方法虽然奇特了些,但十分管用。
  “来了,热水来了。”离开的老婆子和几个妇人抱着一堆东西和提着热水过来。
  “来的正好。”林清浅给孕妇再扎一针,孕妇只觉得巨大的撕痛来袭,接着一股热流从身体涌出,她眼睛顿时发黑。
  “生了。”有人大叫。
  小媳妇一下晕了过去。
  林清浅不慌不忙将脏东西收拾干净,那从容的样子半点儿也不像是生手。接着,众人看到她竟然还剪开的地方用针线缝上,每个人再一次傻眼了。
  刚出生的婴儿被有经验的妇人拍打,发出弱弱的叫声后,就被小棉被包裹起来了。
  “让人找两岁以下男童的尿,去头去尾,留中间给产妇喂下去,对她有好处。”林清浅收拾停当以后,再开奇方。
  林家小姐医术高明,可咋就和孩子尿杠上呢村妇们眼睛绿油油地盯着她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这就让铁牛去。”老婆子激动地答应,本该死了的儿媳妇和孙子都被姑娘救活了。别说喝尿,就是再不着调的吩咐,她都会照着去做。
  一直在边上当隐身人的傅念真,已经换了另一种眼神看着林清浅。
  “答应给你的诊金,算数。”她似笑非笑看着林清浅开口。
  “我住在村子一日,就是村子里一份子。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不是为了银子。”林清浅淡淡地拒绝。
  傅念真沉默地盯着她不语,眼神终于冷了几分。对方比她想象得还要聪明。她不喜欢聪明的女人
  林清浅不惧,只是吩咐产妇家人将人赶紧送回家中。
  “倒是个大义的人。也罢,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遇上什么事,你可以到平阳城傅家来找我。”说完,傅念真也不管林清浅脸上什么表情,直接领着自己人扬长而去。
  林清浅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皱起眉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