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买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傅念真没想到她竟然以这样的借口拒绝。她来林家,可不就是对这丫头好奇吗小丫头想故意避开她,哼,是心虚吗
  “常言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以前对这句话,我会持有怀疑态度。不过今日见了林姑娘,我倒是对此深信不疑了。不知林姑娘跟谁学了这身医术,医术如此高明”她笑得一团和气,似乎上午刁蛮跋扈的人并不是她一般。
  这个问题,霍久岑也比较有兴趣,所以他没有阻拦的意思,他笑眯眯端了杯子喝茶,视线也落在了林清浅身上。
  “家师的名讳,我也不知。”林清浅知道,其实傅念真提出的这个问题,不但霍久岑有兴趣,就是自己的两个兄长也有兴趣。
  林渊和林景行对她懂医早就疑惑不解,不过她不说,兄弟二人从没有问过她。兄弟二人没有对她的身份产生怀疑过,但她不想他们心中留个小疙瘩,趁今天这个机会,能给大家一个理由也好。
  “我知道她年纪比较大,是个女子。每日她都是深夜将我带出去,她在我面前一向是带着鬼脸面具,具体长什么样貌,十年之间,我从没有见过。”林清浅淡笑回答,状似抱怨地解释,“说实在话,我宁愿不学这身医术。为了学医,我不知吃了多少苦头。”
  “妹妹。”林景行激动地站起来,他不知道林清浅学医的经历如此离奇。
  “戴着鬼面”傅念真喃喃自语。
  “我们师徒之间相处确如此,我也猜不透师父想什么,她甚至不允许我叫她师父。所以严格来说,我只能算懂点医术,对傅小姐的抬举,实在是愧不敢当呀。”林清浅叹口气解释。
  众人不知不觉跟着叹口气,高人之风的确不是常人能理解的。
  他们却不知,林清浅肚子此刻却笑翻了。不是郎中,她完全没说假话,因为她是中西医全才。
  再说,作为生在红旗下,长在和谐社会中的五好青年,她只承认医生一词。郎中什么的,早就过时了。
  半真半假的叹息,最容易让人相信。
  傅念真本来对她的说辞还有些疑惑,但林清浅在毫无波澜地讲述结尾处,那一身悠长的叹息,却让她相信林清浅没有说谎。
  霍久岑微笑赞许,“令师也算是性情中人。”
  傅念真难得赞同他的想法,笑着点头附和,“世外高人向来不拘小节,林姑娘,你的运气不错。”
  林清浅一直微笑,没有反驳。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霍久岑的缘故,接下来傅念真并没有再为难林家任何人。
  中午,林清浅在自己这边小院中和兰姨、余归晚和两个侄子吃了午饭,而傅念真在隔壁院子里用过午饭后,就带着人离去了。
  “霍公子,这是配方。”傅念真走后,文心很快就送来了几张单子。
  霍久岑脸上挂着笑容,心里却惊讶不已。他有心和林清浅交好,没想到林清浅竟然不愿意出面。
  不过,他是聪明人,微微一想,就猜到缘由。想必林清浅因为傅念真的缘故,连他也埋怨上了。
  也罢,相交不在一时。
  霍久岑在林家并没有逗留多久,他见林渊精神不济,拿到配方以后,就离开了。
  林景行则立刻去见了林清浅她们。
  “傅姑娘不是容人之人,今日的事情委屈妹妹了。”林景行语气有些愤怒。
  “我和她本来就不熟,她能不能容人,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林清浅微笑回答,“容不得,避开就是,她忧心的事,我本无心。既然是无心,就不用顾虑。”
  她没有明说什么无心之事,但林清浅和余归晚却全都听明白了。
  林景行明白是因为霍久岑临走的时候,隐晦地提醒了几句。
  余归晚之所以明白,是因为她是女人,她是通过傅念真的言语中猜测出了真相。
  可以说,傅念真上门找茬,林家完全是受了无妄之灾。
  “天气冷了以后,房子地事情也就差不多停当。这边两处院子,小了些。二哥,这两天再去催催,木工也尽快找齐整,我想早点住进新房子中去。”对于不相干的人,林清浅并不想过多的关注,她愿意将心思更多放在自家事情上,“香干豆腐稳定,家中的日常用度基本上不用发愁,所以镇上的生意就算了。”
  “家中人口多,日常开销也大。卖香豆腐多少能赚些,省着点儿用,说不准手中也能攒点儿小钱。总得预备些,万一遇上什么难事,手中没有银子怎么行”余归晚迟疑地说
  “来年我参加科考,要是中了秀才,我就开个私塾贴补家用。”林景行说出自己的打算。
  说实在话,他其实也想将小生意做起来。卖豆腐和卖香豆腐虽然赚得不多,但家里闲人多,能多赚些多好呀。
  可清浅的意思,好像她并不愿意做这种小生意。
  林清浅不愿意做的事情,林景行私心里又不愿意让她难过。
  “不急,我会想办法赚银子。”林清浅笑眯眯地说,“光凭卖香豆腐,根本攒不下多少银子。再说,天气越来越冷,一大早去镇上出摊,太麻烦了。”
  “让你一个女孩子为生计发愁,我心里难受。”林景行心疼她。
  余归晚闻言,更是羞得满脸通红,作为长嫂,她更应该为家里生计操心。但她再厉害,也只是闺中妇人,对于怎么赚钱,她还真是半点儿法子也没有。
  “师父曾经说过,女人也能顶起半边天,二哥,你瞧不起女人,总有一天你会后悔。”林清浅笑眯眯地打趣林景行。
  “我没有瞧不起女人,只是心疼妹妹而已。”林景行为自己辩解。
  “这两日二哥可以到鹰嘴村和杨家村打听一下,看看两处有没有良田卖。”林清浅笑着摆摆手,“旱田或者山脚下的田地也可以。”
  “妹妹打听田地干什么”林景行惊讶地问。
  余归晚更是坐立不安,“妹妹是打算买田地可是家中银两”
  最后的话,她几乎不好意思说完。
  “银子没有可以赚,先打听再说。”林清浅坚持,“家里人口多,没有田地不行。买了地,我们将田地租出去,来年就能收租,减少家里的压力。”
  买地需要的银子不会少,而如今家里的银子七七八八几乎全都用的差不多了。
  光是房子后续的收拾,估计也要一笔银子,哪还有银子去买地
  林景行和余归晚心里对林清浅愧疚,在意识上,他们就不想违背林清浅的意愿。
  兰姨私下里也叮嘱余归晚,她认为林清浅性子沉稳,腹有才华,别因为林清浅是个女孩子,就怠慢林清浅。
  来自于母亲的叮嘱,余归晚肯定会放在心上。
  于是,第二天,林景行先去了新房那边查看一番,然后就外出打听鹰嘴村和杨家村有没有人家卖地。
  “公子、夫人、林小姐,家里没有啥好东西,这些菜和蛋,你们甭嫌弃。”第三天,杨三家人和铁牛家人结伴而来,跟随一起过来的还有杨里正。
  两家人过来是特意带着礼物来感谢林清浅的救命之恩,同时也是为了换药方。
  篮子里除去蔬菜、蛋,还有些腊肉,对于有钱人来说,这点儿东西根本看不上眼。
  但林清浅知道,就是这么点儿东西,也是两家人极力凑出来。
  “小姐救命之恩,杨家村的人永不会忘记,以后你们林家遇上找茬的人,我们杨家村老少爷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杨里正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态。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不由得想起上一次黄家村人过来找茬时,他可没有为林家说一句好话。
  说起来,还是杨三傻人有傻福呀。杨里正觉得如果杨三当初没有冒冒失失为杨家出头,或许林家这一次也不会愿意出手救人。
  “虽然以后我们并没有落户在杨家村,但杨家村和鹰嘴村之间也只有一条小河相隔。我们兄妹初来乍到,还要仰仗各位父老乡亲,我并没有将杨家人当成外人。”林清浅淡笑回答。
  杨里正听了,脸上不禁露出几分笑容来,这话他爱听,好郎中难寻,如今放着一个现存的神医交好,他傻子才会拒绝了。
  林清浅似乎看出他眼中的蠢蠢欲动,她微微一笑,漫不经心又补上一句,“你们来的正巧,三日过去,杨三哥的药方也该换了。”
  “多谢小姐,杨三这条命全仗小姐出手,才从鬼门关晃一圈回来。”杨里正用敬佩的目光看着林清浅。
  “这一次不过是巧合而已。”林清浅没有摆出任何倨傲的神情,“其实也是他们运气好,遇上你们这些开明的家人。我并不是郎中,也不过是闲暇之余看了点医术懂点儿皮毛而已。如果不是当初形势危险,急着救人,我也不敢胡乱出手,更不敢随意开方子。”
  这是什么意思杨里正一愣。
  铁牛的父亲,在村子里辈分比较长,平日里为人十分稳重,他立刻听出林清浅话中的意思姑娘是在担心以后有人上门求医骚扰。
  “小姐放心,回去后我们定会向族人解释。姑娘不是郎中,定然不会让他们随意上门来烦扰姑娘。”
  杨里正一听就急了。
  今日他上门来可不单单是为了感谢林家小姐,其实还受村里人重托而来。老七哥一句话,就等于断了他的念想。
  不,是大家的念想,这怎么成
  “杨里正,我向你打听个事”林景行见状,立刻岔开话题。
  “公子请讲。”杨里正心中紧张,却无可奈何。
  “我们想买些地,不知杨家村可有人愿意卖地”林景行笑着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