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不好糊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雷家宾客众多,霍卿月和霍久岑显然对雷家十分熟悉。
  他们兄妹二人领着林清浅和余归晚,在一群丫头婆子的簇拥下,七拐八拐,很快就来到了主屋。
  “易沉见过九表叔、表姑。”一个年轻的男子原本被宾客围住,见到他们过去,连忙迎上前行礼。
  “岁月不饶人呀,当年你才这么大,成天围着老九转,一转眼,却已经当爹了。”霍卿月看着年轻人感叹,然后又摇头看着霍久岑恨铁不成钢地教训,“你和易沉差不多大的年纪,表侄都有儿子了,你却连媳妇是什么样都不知道,你对得起爹娘吗”
  “又来了。”霍久岑头疼,恨不得立刻逃走。“我长得玉树临风,又有钱,勉强算是才高八斗。你担心我找不到媳妇省省吧。”
  “管你长得好不好,有没有才,有没有钱,我只知道别人有娃抱,一个姑娘也看不上你。”
  气死霍久岑觉得和她讲理根本讲不清,干脆使出老招数,那就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冒。反正这个姐姐说累了,自动会歇着。
  余归晚和林清浅在一旁见他脸上流露出生不如死的模样,都忍不住轻笑起来。
  雷易沉早就看到霍家兄妹带来的两位女眷,不过他看了一眼,全都不认识,所以也不好打招呼。
  “这两位客人是”这会儿,他抓住机会问出了心中疑问。
  “她们是我请来的客人,这位是林姑娘,另一位是林夫人。林姑娘是我好友,她医术高明。你家娃子夜啼,我听说出了。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她们请来,你小子可不能怠慢她们。”霍卿月笑眯眯地回答。
  “对对,不能怠慢。老娘和舅舅好不容易才将林姑姑请来,你要是不好好招待,惹怒了林姑娘,我可不依。告诉你,我这条命是林姑姑救下的,她是我们安家的救命恩人。”安泽霖为了抬高林清浅的身价,更是不惜将往事拿出来讲。
  林清浅其实并不想让人知道她和霍家认识的经过,好在安泽霖的声音不大,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霍久岑似乎也想到这点,他压低声音叮嘱雷易沉,“这事你别到处嚷嚷,让他人知道。还有林家和我是生意上的伙伴,以后林家遇上什么事,你得出手相助一二,别缩手缩脚。”
  雷易沉心里一惊,他没想到眼前的小姑娘年纪不大,本事却不小。他和霍久岑关系好,他对霍久岑的性子十分了解。
  霍久岑眼界一向很高,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入他的眼。
  霍久岑和霍卿月兄妹二人如此推崇林家,想必这位林姑娘必定有过人之处。至于另一位林夫人,八成是因为林姑娘才得到霍家兄妹的亲近。
  “当然,你要是信不过林姑娘,也成。只当我是带了两位好友上门来讨杯喜酒喝。”霍卿月见雷易沉半天没动,立刻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哪能表姑和表叔信得过的人,我哪敢怠慢。”雷易沉特清楚霍久岑不讲理有多难缠,他连忙表态。“来人,去内院禀报,告诉夫人,表小姐带人来看小少爷。”
  一个婢女听了,连忙去了内院。
  “请。”雷易沉以主人身份领着人也往内院慢慢走去。
  雷家虽然不及四大家族,但也是大户。一路上,曲径通幽,亭台楼阁,十分别致。
  林清浅和余归晚目不斜视,脸上并无任何惊讶和好奇之色。
  雷易沉眼睛余光发现,就连她们身边的几个丫头婆子,脸上也无惊奇之色,不禁猜想起林清浅和与余归晚的身份。
  当雷易沉领着他们进了一处院子内,人还没有进主屋,就听到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中间夹杂孩子嘶哑的哭声。
  那哭声有气无力,听起来十分可怜。
  听到哭声,雷易沉脸上露出难过不忍的神色。
  内宅,霍久岑作为外男,自然不好跟着霍卿月她们进去。
  雷易沉就让一个丫头将他和安泽霖领到了一间偏房坐着。
  霍卿月、林清浅和余归晚等人则随着霍易沉进了屋子里。
  屋内,墙角处已经烧了火盆,林清浅一进屋就感到了热气。
  “表嫂。”霍卿月先和一个端庄的贵妇人打了招呼,然后又看向一个垂泪的年轻美妇人,“琴娘,孩子睡得还不踏实吗”
  “抱在怀中,尚可小睡片刻。只要放下,立刻就惊啼不已。听听,嗓子都哑了。表妹,这两位就是你带来的郎中吗”雷夫人一边回答,一边眼神热切地打量起余归晚和林清浅。
  霍卿月带来了两个人,年长些的这个,沉稳端庄。年轻那个,则让她微微吃了一惊。小姑娘长得极美,特别是那双水盈盈的眼睛好似会说话,浑身透着贵气。只怕这容貌就是被称为平阳城第一美人的薛想容也比不上。
  “林姑娘,劳烦你了。”让雷夫人诧异的是,霍卿月招呼的就是这位貌美如花的小姑娘。
  事关自家孙子,雷夫人不禁慎重起来。这位姑娘看起来还没有及笄,她能治病
  林清浅面带微笑,任由雷夫人打量。她微微点头,“我不敢托大,等看了孩子再说。”
  古代和现代不同,在古代,得罪富贵人家,说不准能丢掉性命。林清浅背后有一大家人要养,所以她在别人面前说话,向来留三分余地。
  “你多大”雷夫人不好说出心中质疑,作为孩子母亲的印氏却忍不住开口,“以前治过夜啼吗”
  “以前不曾治过。”林清浅淡笑回答,对于年纪,她并不愿意回答。
  “清浅是我特意请来的,要是”霍卿月果然护短,当即不客气地准备走人。
  余归晚有些尴尬,不过她却没说什么。
  “琴娘,你在一旁歇着。”雷易沉赶紧开口。霍卿月大小姐性子,很难惹。她主动带人上门来给孩子看病,如果他将人赶出去,就等于直接得罪了霍卿月。
  即使他也不看好林清浅,不过他也知道,霍卿月不会害孩子。算了,成与不成,还是让小姑娘试试再说。
  印氏一惊,忽然也意识到自己莽撞了。
  她脸上挤出几分笑容搪塞,“表姑,我并无他意,实在是这位姑娘长得太美,我看呆了。”
  “你呀,性子还是这么急。”雷夫人也笑着拉了霍卿月的手。
  霍卿月本就是假装发火,雷夫人和印氏递了台阶,她也就是顺着她们的意思接了。
  “将小少爷抱来。”雷氏见状,松了一口气,赶紧吩咐下去。
  一会儿,奶娘抱着孩子过来,一群丫头簇拥着她,将孩子团团围住。
  “劳烦姑娘了。”雷夫人客气地开口。
  “我自当尽心。”她客气,林清浅也客气。
  “将孩子放在床上。”林清浅神色自若地吩咐抱着孩子的奶娘。
  “夫人、少夫人。”奶娘不愿意,她见林清浅年纪太轻,长得又是一副花容月貌,心中对林清浅十分排斥。“姑娘,小少爷不能放床上。”
  林清浅站着没动,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也不说话。
  奶娘不悦地白了她一眼,神情十分傲气。
  “噗嗤。”霍卿月笑起来。
  众人看过去,有些发愣。
  霍卿月笑呵呵地扭头看着雷夫人,“表嫂,你家下人比主子端的架子还要大呀。瞧,连表侄子的话都不管用了。”
  明目张胆挑拨,毫无顾忌。
  霍易沉的脸顿时冷了下来,雷夫人和印氏看着奶娘的眼神也不悦。
  大家族最忌讳仆大欺主,一个小小的奶娘竟然当着外人无视主子的吩咐,任谁都不会高兴。
  天大的帽子压上头,奶娘再也顾不上矜持,她吓得噗通跪在了雷夫人和霍易沉面前,“夫人、公子,奴婢没有。奴婢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不听公子的吩咐呀。奴婢只是担心小少爷”
  “哎哟哟,表嫂,以后这满屋子的奴婢犯错,是不是都要拿娃娃说事”霍卿月笑得一团和气。
  奶娘却吓得一身冷汗,作为雷家家仆,她认识霍卿月,也知道霍家这位小姐不好惹。此时,她无比后悔,早知道,她就不该没有眼力拿乔。
  “姑娘,奴婢被猪油蒙了心,还望姑娘别和奴婢计较。”她不敢向霍卿月求情,看到一旁的林清浅,立刻转移了方向。
  她还不信了,一个小姑娘还能厉害到哪里去。
  林清浅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眼神迷茫地看着霍卿月,“她哪里得罪我呢”
  奶娘
  霍卿月暗暗点头,她果然没看错人。林清浅这一手玩得好。
  余归晚冷眼相看,也没有说话。
  她也觉得林清浅做得好,作为外人,林清浅无论是否为奶娘求情,最后都不落好。林清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其实等于将棘手的问题丢给了霍卿月和雷家。
  果然,雷家几个主子脸上全都露出尴尬的神色,霍卿月神色却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霍卿月站起来,语气相当客气,“今日孩子满月,是大喜事。表嫂就当我带了两位朋友来讨杯喜酒喝。”
  “表姑。”雷易沉了解她性子,霍卿月越是一本正经说话,他心里越害怕。
  “我给娃娃带了点东西,蓝月,还不拿过来。”霍卿月冷笑。
  她身后的丫头立刻脆生生答应一声,捧着一个锦盒递给了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