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不想凑得太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渊和林景行面面相觑,给两个箱子的谢礼箱子里到底是什么
  “林姑娘妙手回春,本王觉得膝盖好多了。”靖越王微笑说,“所以,这些谢礼,是她该得的。”
  换而言之,这些谢礼只是给林清浅一人,并不是给林家的。他人休想从中占便宜。
  林渊
  林景行
  靖越王看似温和,实际上和所有上位者一样,待人十分疏离。
  林渊和林景行有心想拒绝,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将箱子送林姑娘院子里。”就在兄弟二人踌躇之际,靖越王又给他们一记重锤。
  哪有人这样送礼说是送礼,好不如说是赏赐。不,最让林家兄弟觉得尴尬的是,靖越王此举,分明就是担心他们兄弟二人霸占谢礼,从而委屈了林清浅。
  话说,他们兄弟二人是那种贪妹妹便宜的人吗
  “王爷,这是何意”不过,对靖越王此举有疑惑的,并非只有林家兄弟二人。当林渊和林景行看到林清浅一脸疑惑地看着靖越王询问的时候,心里的恶气总算稍微那么松懈了些。
  “谢礼。”靖越王微笑吐出两个字。
  “太过贵重,受之有愧。”林清浅给出四个字,拒绝他的好意。
  靖越王不说话,眼神忽然有些冷。
  林渊和林景行在一旁看到,顿时紧张起来。
  林清浅站着没动,目光和靖越王的目光在空中对上,没有丝毫的不安。
  水白心里也不禁紧张起来,同时对林清浅多少有了抱怨王爷说的是谢礼,林姑娘居然当真了。林姑娘平时是聪明人,这会儿怎么变得糊涂起来,王爷出手,是赏赐呀。林清浅拒绝王爷,不是辜负了王爷的一番苦心吗
  靖越王盯着林清浅看了一回儿,林清浅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也不说话。
  “王爷,外面冷,里面请。”最先开口的是林渊。
  靖越王淡淡地看了林渊一眼,林渊低垂眼帘,目光并不和他接触。
  林清浅忽然觉得有些烦躁起来。
  她只想和家人平静的生活,为什么就这么难呢当初她是冲着靖越王的庇护而来,但是如今看来,靖越王这儿也是麻烦不断。
  不过即便有麻烦,林家却已经不能再搬迁到别处了。
  一次搬家,足以让林家伤筋动骨,其次,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谁又能保证,搬到别处就没有麻烦呢
  总不能一大家躲在深山吧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麻烦就麻烦点。
  想到这儿,林清浅浮躁的心情忽然开始安静下来。
  “王爷的膝盖受不得寒气。”林清浅也开口,“谢礼真的太贵重了,王爷有心给,我就厚着脸皮要一样,就足以了。”
  靖越王淡笑,转身进了屋子里。
  林家兄妹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
  因为谢礼闹得不愉快,林清浅下针针灸时候,双方全都沉默不语,屋子里气氛一直十分沉闷。
  “最后一次针灸,以后只能靠王爷自己保养。如果冬季外出需要骑马,最好戴上毛皮护膝。每日也不要忘记艾灸。”林清浅按照习惯,开始医嘱。
  靖越王静静的听着,淡淡地答应一声。
  林清浅用狐疑地目光看着他。
  “嗯。”半晌,他终于淡淡地给出一个字。
  这个人是在闹别扭吗林清浅简直不知说什么才好。
  靖越王活动一下膝盖,感受针灸带来膝盖的好转。
  “平阳城和京城不同,你们安心生活。”他淡淡地说。
  说完,他转身就走。
  他是打算给林家撑腰林家兄妹全都一愣。
  “等等,这些谢礼”出了院子,林清浅看到院子里的箱子,连忙出声提醒他。
  靖越王的脚步越发大起来。
  “姑娘,你是聪明人,这一回怎么糊涂呢”范选吉叹口气拦住她。
  林清浅等他解释。
  “姑娘收了雷家的谢礼,你拒绝王爷的谢礼,只会让王爷难堪。难不成以后,别人上门求药,姑娘就白白给人看”范选吉叹口气说。
  林清浅
  她不想要谢礼,在她看来,与其给谢礼,还不如给银子实在了。
  再说,她不是一开始就接了靖越王的诊金吗
  “你们已经付了诊金。”林清浅强调。
  “诊金是诊金,谢礼是谢礼。”范选吉也不好多说,主子被绝心情不好,他要是说多了,回去后会不会被罚
  “林姑娘,你这不是在诚心气王爷吗你治好王爷膝盖,王爷高兴。这份谢礼,你当得。”水白笑嘻嘻地在一旁补充。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林清浅要是再坚持下去,那可就真的要得罪人了。
  “那我就受之不恭了,多谢王爷。”林清浅客气。
  范选吉和水白见她没有再继续推却,脸上笑容都变得轻松一些。
  等人走了以后,安正几个将箱子抬进了屋子里。
  没有外人在场,林清浅打开箱子,然后,林家人再一次无语。
  箱子里放着好多个锦盒,林清浅随手打开一个锦盒,发现锦盒之中放的全是玉器,从手镯到玉佩、玉簪,十分齐全。
  她又打开一个盒子,这个锦盒之中却是一套完整的点翠首饰。林景行打开一旁的另一个箱子,众人惊讶地发现,这个箱子里放的却是绫罗绸缎和贵重的皮毛,以及一些上好难得的补品。
  其中两件狐狸皮毛做成的披风最令人注目,一件大红色,一件纯白色。
  一件披风需要十来张狐狸皮毛,这样两件披风毫无杂色,实在是太难得了。
  “王爷他”余归晚惊讶得差点儿脱口而出。
  林渊看着两个箱子,好久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景行也静静地站着,他同样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作为治病的谢礼,贵重的让人瞠目结舌。
  林家也是大户人家,不是没见过好东西,更不是那种眼皮子浅的人。眼前的礼物,正如靖越王所言,都是为林清浅所准备的。
  一个男人,还是有权有势的男子,费心为一个年轻姑娘费心准备礼物。其用意不得不让人怀疑。
  林家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并不想沾染麻烦。而靖越王的身份地位虽然超群,但林家兄弟并不想林清浅进入那深闺大院之中。
  一入侯门深似海,他们只有林清浅这一个妹妹,他们希望林清浅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从没有指牺牲林清浅的幸福为林家谋出路。
  “大哥、二哥,你们想多了。”林清浅见兄嫂脸色慎重,微笑开口。“上门只是客,来求医,我们给药,他们给谢礼银子,谢礼多少与我们何干。”
  “可是”余归晚满脸担忧,话是那么说,可是嘴长在别人身上。要是别人知道靖越王的谢礼如此贵重,还不知外人要如何编排林清浅。
  “来来,各自挑选一些喜爱的物件。大哥、二哥,你们喜欢哪块玉佩宗思和觉予是大孩子,也可以从中挑选几块玉佩。嫂子,这些年,你的首饰几乎全都当了,现在好了,咱们不缺首饰,你赶紧挑选些。”林清浅笑着要发放礼物,“还有兰姨也得过来挑。”
  “不不,妹妹”余归晚连忙摆手拒绝。
  “既然是谢礼,到了我的手里,难不成还要受别人摆布”林清浅放软了语气,“嫂子是将我当外人吗”
  林渊和余归晚忽然明白林清浅的意思。
  “妹妹第一次给我送礼,我可得好好挑挑。”林景行笑着第一个弯下腰。
  他也醒悟过来靖越王送来的谢礼,如果全在林清浅那儿,要是被外人知道,林清浅才真的说不清楚。
  如果林家人人都有靖越王府送来的礼物,别人也只能当其是靖越王的赏赐。
  想通以后,众人也就不再排斥分礼物了。
  林清浅将几块玉佩全都分给了男丁,首饰和布料则分了一多半给余归晚和兰姨。
  林家关起门分完礼物,再也没有人将其放在心上。
  不过,不得不说,林清浅走的这一步棋十分好。几日后,平阳城内关注林家的人就得到了一个大消息靖越王膝盖好转,重谢林家。
  而这风声是林家自己放出去的。
  事情的起因还是霍卿月和霍久岑。
  话说云氏自从在雷家吃过喜宴后,回到家中后,她越想越觉得不甘心,还有一丝委屈。晚上,她忍不住将心头的烦恼告诉了夫君催主薄。
  主薄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连声责备她莽撞。在催主薄看来,无论林家和霍家的关系如何,就冲着霍家维护林清浅,而且林清浅救了雷家的四代重孙,云氏就不能主动得罪林清浅。
  王爷亲自上林家求药,云氏如果让林清浅到平阳城上门看诊,分明就是在打王爷的脸面。所以,无论如何,云氏也得到林家亲自去走一趟才行。
  哪怕是装装样子。
  于是,云氏和催主薄商量一番,就求到了霍家。
  霍卿月本就有心让林家融于平阳城世家,因此她笑着答应了云氏的请求。胡氏和秦氏又得了霍老夫人的话,也带上礼物特意跟着来到了林家。
  贵客上门,余归晚自然不敢怠慢。
  她立刻吩咐平妈妈张罗买菜准备午膳,林清浅则不慌不忙给云氏试脉。
  云氏到了林家,看到林家破落的小院后,心里其实就有些不痛快。不过,因为有霍家两位少夫人和霍卿月作陪,她可不敢表现出来。相反,她进门后,就一个劲夸赞起林清浅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