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 章 靠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公子、姑娘如果不满意的话,别处还有几处铺子。小的领你们过去瞧瞧”掮客笑呵呵地问,半点儿也没有给林景行和林清浅难堪。
  “看看也好。”林景行点头回应,这处铺子虽好,但无论是买还是租,价格方面,对于林家来说都是个大负担。
  做点心的铺子,做得好可以赚钱,不过赚到也只能是辛苦钱,租金便宜的话,一个月能赚个十几、二十两银子,就算是顶天了。
  一个月七十两银子的租金,根本不用想,点心铺子真的开起来,估计连租金都赚不上。
  林清浅没有反对,兄妹二人随着掮客又去看别处铺子。可惜,他们一连看了三处,林清浅还是觉得第一个铺子最符合她的心意。
  “公子、姑娘,可有看好的铺子”一个上午走下来,掮客也觉得累了。
  “几处都还不错,你费心了。至于定下哪一处,我们还得回去商量后再做决定。”林景行维持脸上笑容,客气地解释。
  做买卖就是这样,很少有一锤定音的生意。掮客笑着也客气几句后,双方才分散开。
  “回去和大哥商量后再说。”林清浅见林景行忧愁的脸色,忍不住轻笑起来。“银子实在不够的话,那就租房。”
  “租什么房”一道好奇的声音插进来,“你们不是刚盖了新房,怎么又想着要租房”
  兄妹二人抬头看去,果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还有
  还有两张跃跃欲试的狗脸。
  插话的人是水白,林清浅觉得这个人神出鬼没,搁哪儿好像都有他在。
  两只狗子对林清浅似乎情有独钟,见到林清浅,一个劲往前挣扎。挣扎得太厉害,水白差点儿拽不住它们。
  “我说这两个家伙为什么一个劲往这边跑,原来是察觉到林姑娘在这儿。”水白龇大白牙乐呵呵地说。这算不算是一种别样的炫耀
  “汪汪汪。”两只狗儿还在用力往林清浅面前挣扎,可惜栓绳另一头牢牢地掌握在水白手中。
  两只狗儿气得回头又冲着水白汪汪叫了几声。
  水白不搭理它们,依旧热情地刨根问底,“你们想在平阳城买房子银子不够要不要我帮忙我手里有点儿银子,要多少”
  林景行和林清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自来熟、热情的人,还有,如此呱噪的人。
  他们之间很熟吗显然不是
  既然不熟,为何水白还要如此热情帮他们林清浅一直相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名言哲理完全是人生指路灯。
  水白不对劲。
  不对劲的水白显得十分苦恼,“我的月银不多,又不会攒钱。如果你们缺个百十两银子,还能给你们凑凑。再多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我和二哥想在城里开家卖点心的小铺子。看中了前面一处铺子,价格比较高。我们买不起,所以正商量是否要租下来。”林清浅微笑解释。
  林景行
  “点心铺做的是小买卖,一个月获利并不会太多。铺子价格太高,租金也高,我们还没有定下。”林清浅一个字也没有提到借钱,哪怕水白主动提出借钱给他们。
  水白不傻,他听出林清浅的意思。人家不愿意和他搭上任何关系。铺子卖价高,他那点儿银子,不够填补窟窿。林家如果租铺子,估计手里的银子足够。
  得了,热脸贴上冷屁股了。
  “呵呵,既然如此,你们就当我多言了。”水白眼珠子一转,半点儿勉强的意思也没有。
  “多谢大人仗义相助。”林景行拱手道谢,表面功夫怎么得做。
  双方客气几句以后,各自都散去了。
  林清浅和林景行也没有在城中多逗留,直接回了村子。
  他们回到家中,林渊和余归晚少不得又问了情况。
  “买不起,那就租。”林清浅下定了决心。
  “租金太贵。生意不好的话,说不准还得亏本。”林景行摇头。
  “一个月七十两银子的租金,如果是繁华地段,不算贵。不过如果是开点心铺子的话,租金就显得高了。”余归晚迟疑一下说。
  “不用担心。”林清浅轻笑,“最多是少赚些,不会亏本,总会有进项。”
  林渊和林景行都知道她主意大,做事向来稳重。既然林清浅笃信会赚钱,那肯定不会亏本。
  有收入就好,兄弟二人不再阻拦。
  晚上,林清浅吃过饭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铺子定下来后,需要做的前期工作还有很多。
  比如说
  “谁”林清浅轻轻惊呼一声。
  屋子里很安静,她屋子里的初心和文心,去厨房帮平妈妈做豆干和豆皮了。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
  林家院墙比较高,她住的房子又是林家最幽静的小院子,家中会武的人多,谁都不担心家里会闯进贼人,所以连个守夜的人都没有。
  谁也没想到,此时家中还真闯进了一个“贼人”。
  “王爷”看清楚来人后,林清浅的脸色沉下来。“王爷夜闯女孩子的闺房于理不合吧”
  她的声音清冷,隐隐透出不高兴。
  靖越王身穿一身黑色的大氅,腰间系着暗金色的腰带,脚上则是黑色的靴子。他静静地走进林清浅的房中,脸上没有半点儿心虚的神色。
  在林清浅冷冷地视线中,他慢吞吞坐到了林清浅的对面。
  “你看中的那处铺子,无论是位置还是铺子,都不错。如果银子不够的话,本王可以”
  林清浅不等他话说完,飞快打断,“多谢王爷厚爱,我打算租下房子,银子足够。”
  “租房并不划算。”
  “还行。”
  “要是你中间生意红火,很容易被人垄了去。”
  “万事开头难,生意只要做开头,后面就简单多了。只要手艺好,就算换一家铺子生意照样能做起来。”林清浅蹙眉。
  她实在搞不清楚,靖越王为什么选择在深更半夜到她房中来慷慨解难。她不是花痴,不会自作多情,认为靖越王是看中了她,才故意来献殷勤。
  事实上,她根本没打算在古代成亲。据考察,古代男人大多是大猪蹄子。靖越王长相再美,也不会是她的菜。
  所以说,没有理想就没有期待,没有期待,就不会胡思乱想。
  林清浅倒是觉得靖越王之所以半夜“爬墙”,八成是对林家有所图。
  不过,靖越王到底在图什么,她暂时还没搞清楚。
  靖越王盯着林清浅,对方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眼神之中还带着毫不掩饰的警惕。
  他看起来就那么坏吗
  靖越王可没有丝毫做坏事的自觉,他极力想说服林清浅,“铺子的价格在平阳城并不算高。后院有厢房,以后你们如果进城,也可以有落脚的地方。”
  “铺子和后院是连在一起,租下同样可以住人。”林清浅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讨好顺从他,“王爷半夜来访,不会只是想和我讨论铺子的事情吧”
  “我说是,你信吗”靖越王脸色有些冷。他是上位者,向来只有别人讨好他。他还是第一次主动去迁就一个小丫头,谁知道,小丫头居然还不领情。
  靖越王想想,忽然觉得有些委屈。
  “王爷说是,我就信。”林清浅还真不按套路出牌。
  “是。”
  “多谢王爷关心。我们已经讨论完了,王爷是不是该离开呢”林清浅低垂眼帘下了逐客令。
  靖越王从没有遇上过像林清浅这样“不识抬举”的丫头,他被林清浅的不客气气得脸色彻底沉下来。
  一言不发,靖越王起身直接离开。
  他如来时一般,半点儿动静也没有。谁也没有发现,半夜三更,还有人夜闯林清浅的闺房。
  外面,木青、水白几个见靖越王出来,连忙迎上去。
  靖越王脸色如冰,难看的很。
  不用说,王爷八成是在林清浅面前碰钉子了。几个侍卫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霉头,一个个全都装作什么都不知的样子,老老实实站在远处等着他发话。
  靖越王一言不发,直接上了车。帘子放下,马车悄无声息动了起来。
  林清浅没有将靖越王深夜造访的事告诉家人。
  第二日,她不打算进城去。而是想找个书坊印刻一些东西。
  这种跑腿的事情,她不会亲力亲为,就交给了安正和常白。
  安正和常白去城中书坊打听后回来,回了话,“一张两文钱,太小的字还得去掉。”
  林清浅听了,没有说话,她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敲着,这是她思考问题时的一个小动作。
  安正和常白没有听到她开口,都不敢走开,只能静静站着听候差遣。
  林清浅没想到古代印刷价格这么高。两文钱,听起来似乎不多,可她要印刷的字很少,只是想给点心起个名字而已。
  无疑,一份点心,成本要多出两文钱。
  这个价格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这份成本,她不愿意出。
  不过,或许这也是送上门来的另一份商机。
  林清浅忽然后悔起来,要是早一日打听到书坊的消息,也许昨夜还能做成一份买卖。
  可惜,她不怎么想和靖越王走得太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