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表功与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排队结账的事交给丫头,哪怕有人已经认出林清浅,也没有人愿意主动上前去和她攀谈。
  平阳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城中大户人家之间,谁不知道谁。不过,大户人家相交,最重视门当户对二字。官家子弟和官家子弟相交,商贾之家的公子哥在他们的眼中根本不入流。
  林家能和霍家攀上关系,勉强算入了她们的眼,不过,关系最多也止于点头之交而已。如今,林清浅居然自甘堕落,亲自到店铺里做生意,许多官宦之家的女眷心中,无形之中将她看低了几分。
  这种情况之下,当然更没有人愿意和她深交了。
  林清浅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她目前最需要的是银子。
  满屋的女眷全是给她送钱的财神,她压根就没想过要彻底和这些人交心。当然,场面上的交情还是要有的,否则的话,哪一天财神爷跑了怎么办
  想到这儿,林清浅笑着出面招呼了几位面熟的女眷。
  她主动开口,来的几位官夫人也不好端起架子不搭理她了。毕竟,林清浅身后还有霍家和雷府存在。
  不能交好没关系,但绝对不能得罪就是。
  林清浅当真是八面玲珑,她拿得起也放得下。
  按理说,客人上门,有小二招待就行,根本用不着她这个东家出面。
  谁也没想到,林清浅当真放下了面子,她主动和面熟几个女眷攀谈,并且邀请对方去后院坐坐,吩咐文心准备好茶水待客。
  “上一次在雷府和几位夫人一别,难得还能再见面。我这儿没有别的好东西,多得是点心。几位贵客不如去后院先品尝一二,然后再挑选几样喜欢的点心带回去。”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有个地方坐坐,还能品尝到点心,几位女眷没有直接打了她的颜面,笑着和林清浅去了后院。
  后院正厅收拾得不但干净利索,而且十分雅致。后墙上挂了两幅山水画,一幅是林渊画作,另一幅则是林景行所画。
  林家兄弟在京城中也是赫赫有名的才子,两幅山水画浓墨淡彩,画面栩栩如生,让人一进门就会被吸引住。
  几位夫人小姐进门后,目光果然落在了两幅画作上。
  林清浅不为意,笑着招呼客人落座。
  冬季天气冷,林家当前缺少银子,屋子里并没有烧火盆。但几位客人进门以后,却惊讶地发现,屋子里竟然暖和的如阳春三月。
  几位女眷惊讶极了,其中两位小姑娘到底因为年纪小,沉不住气,她们偷偷四处瞄了几眼后,没有发现火盆后,心里顿时如猫抓了一般痒痒。
  林姑娘到底怎么做的,居然让屋子变得这样热火
  小一些的姑娘性子有些急,她笑盈盈地主动发问,“林姑娘,你将火盆放哪里去了用的是什么炭火,屋子里怎么这么暖和”
  林清浅抬头看过去,想起她好像姓文,是雷老夫人的表亲。
  “就你多嘴。”文夫人笑着假意拍打了一下自己的闺女。
  一旁的另一位夫人笑着拦着,“你打她做什么别说她想知道,我心中也正好奇了。林姑娘,你用的炭火还真好,烧起来,屋子里半点儿烟灰没有不说,而且十分暖和。”
  林清浅轻笑回答,“我这屋子里烧得不是火盆,而是用了火墙。”
  火墙没听过。
  几位夫人和小姐面面相觑,一时又不好意思问火墙到底是什么。
  当然,林清浅也没有特意解释。
  平阳城的冬季比起北方来说,算不上太冷。虽然冬季也下雪,但是湿冷,一般人只要穿得厚实些,还是能抵抗得住寒意的。
  火墙或者火炕,平阳城根本就没有。
  其实作为外来户的林清浅根本不知道,别说整个平阳城没有火墙或者火炕,就是整个国家也没有。
  她这儿是独一份。
  文心很快送来了茶水和点心。每一样点心不多,却十分精致。林清浅又是个十分讲究的人,所有的点心,她用的都是各种造型十分独特的小匾装,底部铺上油纸,干净雅致。
  几位夫人不缺点心,各家府上就有专门做点心的厨子。她们今日过来,无非是因为好奇而已。点心上来后,林清浅招呼几声,每个人就挑选了自己一眼看着喜欢的点心品尝起来。
  在座的不是贵妇就是贵女,吃东西的动作都很优雅。
  不过,当点心入口以后,两个小姑娘却高兴坏了。吃得动作也快了几分。
  难怪王爷喜欢,这样的点心果然人人都爱
  这一趟没白来
  这是几个人的心声。
  “林姑娘,你家的点心果然与众不同,难怪能入了王爷的眼。”一个贵妇笑着说,顺便暗暗观察林清浅的神色。
  林清浅脸上露出惊讶神色,“今日王府里来了人采购一些点心带回去,没想到居然能入了王爷的眼。”
  贵妇人见她神色自然,并不像想是说谎。吊起的心倒是落下了几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
  如果刚刚林清浅觉得王爷喜欢点心是理所当然,那她还真的会有些为难。
  林清浅和霍家有些关系,她不想和林清浅交恶。但如果涉及到另一个人,她也只能选择得罪林清浅了。
  文夫人冷眼察看,笑着开口,“样样点心都好,我哪一样都舍不得丢下。哎哟,林姑娘,你这是用孩子钓狼呀。”
  “娘,哪有人将自己人比作狼的。”文姑娘瞪圆了双眼撒娇。
  众人闻言,全都笑了起来。
  时不可失,机不再来。林清浅不放过打广告的机会,“因为铺子开得仓促些,新品还没有来得及上,以后会慢慢上新品。”
  “还有新品”文姑娘高兴地差点儿跳起来,“光是这些点心就比别的点心铺子不知好了多少倍。就说聂家铺子吧,人人都说聂家的点心好,我瞧着连这儿一成都比不上。”
  因为高兴,她的语速很快。
  文夫人想拦着她一二都没有来得及。
  哎哟,小祖宗,吃你的点心就是,话怎么那么多。聂家的点心,你多嘴干什么
  其他几位夫人听了,全都瞥过眼,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
  林清浅哭笑不得,她作为一品轩的东家,自然也不好对别的同行做评价。
  “以后我天天到你铺子里买点心吃。”文姑娘越说越高兴。
  林清浅暗暗叹气,文夫人看着十分精明,怎么生的闺女却如此单纯
  文夫人也担心自家傻闺女越说错得越多,她喝了茶以后,笑着开口,“点心尝过,你也知道该挑选哪些带回去了。走走,赶紧去前面看看,省得被别人买光了。”
  “娘,每一样我都要。”文姑娘小跑先出了后院。
  文夫人见她大剌剌的动作,恨不得捂上自己的眼睛,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屋子里的女眷纷纷附和,连忙也跟着站起来,说笑要去前面看看。
  林清浅没有当散财童子,所以并没有赠送她们任何点心,只是低声吩咐文心跟着出去,给这几位夫人多打些折扣。
  前面等候的女眷看到文夫人几人出来,不少人心里都不痛快。
  不过,她们和林清浅并不熟,所以也不会主动上前去攀关系。
  这边正忙碌着,众人就看到身着一身白色长袍的靖越王慢悠悠地进了铺子。
  王爷亲自上门来
  众人顿时一惊,有人暗暗打量一旁的林清浅,考虑她和靖越王的关系。
  林清浅心里也紧张,她生怕靖越王进门就找她说话。其实她是现代灵魂,骨子里并没有男女大防的思想。
  但架不住这不是现代呀。人多嘴杂,满屋子还都是女眷,更可怕的是,她还知道暗中还有一个傅念真对靖越王一往情深,她实在不想成为众人之靶。
  不知为什么,哪怕林清浅一声没吭,赵景云还是感受到了她在紧张。
  小丫头居然也有紧张的时候是因为他而紧张吗
  赵景云上门是为了炫耀表功而来,这会儿见铺子里满屋子的夫人小姐,特别是那些小姑娘,眼睛眨也不眨盯着他的时候,他脸色就沉下来,整个人其中立刻改变,瞧着就让人十分难以接近,完全一副高冷的模样。
  “见过王爷。”林家兄弟显然也担心赵景云主动找林清浅说话,二人抢先过来行礼打招呼。
  “本王想让你们写几个字。”赵景云半点儿不含糊,直接点明来意。
  林渊和林景行十分惊讶,不知他为何提到书法。
  “本王准备开一家书坊,需要征集一部分字根。”
  原来如此,众人全都露出恍然大悟神色,有人装兴趣放在了林家兄弟身上。能让王爷看上的人,必然有过人之处
  “店铺开业第二日,生意还算红火。本王就说,你家点心天下无双,就算是傻子,也会喜欢。”赵景云淡笑开口,目光盯着的人是林渊。
  众人哑然,都知道靖越王对一品轩点心十分推崇,没想到是他对点心评价如此高。可是聂家的点心不是
  “不喜欢的人,当真连傻子都不如。”赵景云顿了顿,抛出最后一句。
  众人
  王爷话诛心呀,今后买点心如果不来一品轩的话,不就是成了傻子都不如的人吗
  赵景云丢下评价后,昂首挺胸跟着林渊和林景行去了后院。
  林清浅当然继续守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