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再揽一笔大生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话说开以后,林清浅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用银针在谢忱腹部和脖子扎了几针,然后取针。
  整个过程不过一炷香而已。
  谢家子弟盯着她的动作看了一会儿,谢家子弟想问林清浅关于长辈的病情治疗效果。
  谢忱警告似的看了小辈后,大家就哑火了。
  “七日之后,还在这儿。我试试脉象,然后调整药方。记住了,多吃鸡肉、蛋类和豆类,牛奶也多喝点,对将军身体恢复大有好处。”
  郎中医嘱,病人家属肯定得听。谢祎认真记在心中,众人再三感谢了林清浅以后,林清浅首先和林渊离开醉风楼。
  “二哥这次费心了。”谢祎笑眯眯对谢祯道谢。
  “她的名声外传,试试而已。没有确定是否有效,你谢什么。”谢祯没好气地回答。
  没有人能理解他,他初始的用意并不是一心为二叔考虑,他有自己的目的。
  谢祯是谢家子弟不假,不过他的性子一向张狂不讨喜。直白的解释,让谢祎一愣。
  谢忱摆摆手,并没有将他的态度放在心上,笑着说,“小丫头不错,你这一次算是歪打正着为我找了一个好郎中。你今后可不能为难她。”
  到底是自家人,谢忱对自家侄子的品相脾气十分了解。
  不开心谢祯勉强维持脸上笑容,有气无力地答应了一声。
  谢忱也不在意他的态度,侄子性子不好,不过凡承诺过的事,绝对不会食言。
  回到一品轩的林渊,心情也不平静。
  “谢家世代是武官,谢忱更是朝廷外放的二品官员。”他一边斟酌用词,一边慢条斯理地和林清浅唠嗑,“将军身上的怪病,如果你能治好倒也罢了,如果治不好,只怕会惹上麻烦。谢家其他人的品行都能说得过去,谢祯性子则反复不定,为人又张扬。如果”
  林清浅没有嫌他啰嗦,笑着安慰他,“将军的怪病,别人治不好,对我来说并不难。我曾经在一本医书上见过,治疗的过程麻烦些,治愈肯定没问题。”
  “你有把握最好。”林渊脸色缓了些,顿了顿,他又迟疑地问一句,“清浅,以后你打算行医”
  “大哥不愿意我行医”林清浅反问,林渊的脸色不对劲。
  林渊叹口气,“今日之事你也看到了。世人对女孩子多苛刻,别说针灸脱衣,就是男女之间搭上手腕号脉,传出去,对女孩子的名声也不好。就算你只看女眷,麻烦也很多。无论是官家,还是世家,甚至是富贵之家,后院女眷多,必然会有争斗。女人之间的争斗,未必像男人之间那样血腥,但阴私腌臜之事必然不少。妹妹单纯善良,如果卷入其中,受伤的必然是妹妹。”
  这是林渊第一次对林清浅掏心置腹商讨、
  林清浅知道在醉风楼上,谢家人的反应让林渊不悦,当然还让他受到了一点儿惊吓。
  她还发现一个现象,三房落魄了,林渊骨子里还带着世家公子哥的傲气和习惯。
  如果林清浅不是他亲妹妹的话,也许林渊也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
  当然,林渊对她说的话,真正算得上推心置腹,他对林清浅的疼爱,不,算得上是溺爱,不掺一点儿假。
  “大哥放心,我并不打算行医。不过如果顺利的话,今后我会在城中再置办一个铺子,专门卖些常用的中成药。”林渊对她好,林清浅在他面前不想隐瞒自己真正的想法。
  “中成药和药剂”
  “嗯,就是药丸。一些经常性用上的药丸。比如说,谢将军以后要用到的护肝药,还有乌梅丸,像批把露和洗液之类的也可以做成成品卖。”林清浅肯定地回答。
  林渊心里难受,他很清楚,林清浅完全是为了一家人生计,才会抛头露面做生意。
  一个姑娘做生意,今后会不会影响到清浅的亲事
  想到林清浅的亲事,林渊忽然察觉,过了这个新年,清浅就要及笄了。
  他们刚在平阳落脚,认识的人不算多,清浅的亲事该怎么办
  作为一个老大哥,林渊越想,心越痛。在他看来,清浅是世上最好最漂亮的姑娘,天下没有几个男儿能配得上清浅。
  更何况,平阳城并不算太大。
  林清浅不知道林渊短短时间内,已经脑补了许多事,正在为她的亲事而担忧。
  “以后,还可以做一些针对风寒发热的药丸,以及养神补气的药丸。冻疮药可以做,夏季去暑正气的也可以做。”林清浅越说越兴奋,中成药和药膏、药液的前景很广。
  这个时代没有卖成品的药,很多人外出旅途不方便,如果有成品卖,相信很多人宁愿备上一些常用药在身边。
  “你既然有主意,大哥就不会拦着你。记住了,我们是一家人,无论你想做什么,我和你二哥可能帮不上你大忙,但我们会全力支持你。”林渊真情流感,并不是在煽情。
  林清浅笑着点头,“谢谢大哥,我知道哥嫂和二哥对我最好了。”
  “什么最好”林景行掀开帘子进来。
  “我说二哥对我最好。”
  “那是,你是我亲妹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林景行高兴地回答。
  林渊和林清浅都露出了笑意。
  晚上回去后,林清浅到药房查点药材。
  谢将军得的是血丝虫病,这种病在现代早就被攻克,算不上疑难杂症。在医疗条件落后的古代,血丝虫病绝对是顽疾。
  用中药治血丝虫病,必须在保证患者蛋白质足够的情况下进行,林清浅通过谢忱的脉象,首先开了清热解毒的方剂,然后准备了杀虫散结通络的方剂。
  其中,护肝非常重要。
  林清浅觉得护肝丸最好用中成药,方便、副作用也小。
  她查找药材目的就是想做出一批护肝的药丸给谢忱,当然谢忱得付钱买药。她收下的银子,只是诊费而已
  不知不觉,林清浅走神了。
  赵景云进门的时候,就看都林清浅拿着药材傻傻发呆的模样。
  他不禁轻笑起来。
  上一次见面,他对林清浅表明心迹以后,为了让林清浅有缓和的时间,他愣是在府中憋了好几天才过来。
  “啊”林清浅一抬头就看到门口站的人。
  天色刚暗下来,赵景云居然来得这么早
  林清浅地念头刚起,她忽然又想到,赵景云上门的方式不对,她不能纵容才对,于是,她又沉下来,扭了头过去。
  她的动作落在赵景云眼中,分明是小女孩撒娇的模样,赵景云忍不住轻笑起来。
  林清浅听到他的笑容,心头的无名火顿起。
  有什么好笑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王爷翻墙的动作越来越熟练,再也不怕被人发现。”林清浅讥笑他。
  这一次,她还真冤枉赵景云了。
  赵景云微笑看着她,坏心眼地慢悠悠回答,“本王在门口遇上大公子,等会儿大公子就过来。”
  林清浅眼睛一下睁圆,这厮居然是从门口光明正大进来的。为什么大哥和二哥没有拦着他,或者陪着他一同过来呢
  赵景云自来熟,进屋落座。
  放药材这屋有点儿冷,并没有火炕。
  人既然进门,而且还是一本正经以客人的身份进来,林清浅也不好放任他不管。
  林清浅放下手中的药材,坐到了赵景云对面,然后亲手为赵景云倒了一杯茶水,“王爷有事”
  “你要的封条。”赵景云从怀中掏出一叠薄薄的红纸,放在了桌子上。
  林清浅取过一看,红纸为底,上面书写黑色小篆云片糕。周围则是镂空的黑色条格,简单而不失大气,正是她想要的糕点封面。
  “正合我意。”她脸上多了几分笑容。
  “你有几分把握治好谢忱的怪病”对面的赵景云忽然问。
  林清浅抬头看去,烛光下的赵景云神色悠闲,眼中藏着盈盈的笑意,语气轻松自在,似乎只是随口一说。
  林清浅微微眯起眼睛,“治好可以,养好却难。”
  “多置办些相关的药材吧。”
  林清浅一愣。
  “谢家在平阳城影响深广。谢忱是朝廷外放的二品官员,他待手下的士兵极好,所以军中,他威名远播。谢家军中,和谢忱得一样病症的士兵还有好些个。”赵景云见她发愣,慢悠悠地解释,“如果你能治愈谢忱的怪病,谢忱看到疗效后,必然会求你为士兵看诊开药。”
  林清浅微微皱起眉头。血丝虫病会通过蚊虫传播,很容易形成大范围的传染。
  这种病,人与人之间一般不会传染。
  她可以通过中药至于病人不假,理论上完全行得通,但实际操作上,将会十分麻烦。
  别的不说,血丝虫病造成的蛋白流失,谢忱可以通过饮食慢慢调理。
  可普通的士兵,手中能积攒下多少银子病人如果没有及时补充蛋白,想要彻底恢复简直难以上青天。
  “谢忱为人固执,他所求如果你不答应,他一定会对你死缠烂打。”赵景云端起杯子,轻轻吹了一口杯中浮起的茶叶,然后慢慢抿了一口。
  杯中的茶叶并不是好茶叶,入口微微苦涩,他皱起眉头,然后放下杯子,“本王希望你能答应他的要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