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清浅对疯子的心理活动了解得还很透彻。
  夜深人静之时,老鹰嘴村陷入到了沉静之中。天公不作美,深夜老天开始飘雪花。
  雪花不大,老天可能看疯子也不顺眼,飘了小雪折腾他一番。
  疯子就是疯子,谢祯身穿一身白色棉袍,在西北风肆虐中,他竟然连个大氅都没穿。
  落地无声,林家院子里十分安静,每个人似乎都沉睡了。
  谢祯嘴角勾起,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径直往林清浅住的院子走去。
  他武功极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脚步不紧不慢,那悠闲的模样就好像是在逛自家的后花园一般。
  林家人干了一天活,个个早就累得要死。谢祯根本不担心林家任何人会发现他。
  以他的性子,别说夜晚偷袭,就是光明正大来要挟林家,他也能做得出来,而且毫无愧疚感。
  至于威胁完林清浅后,林清浅使坏,则完全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谢祯不但狂妄,而且十分自负。
  在他看来,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林家人就是林清浅的弱点,只要林家人一日不离开平阳城,不,就算林家人离开平阳城,他也能上天入地将人找出来。
  林清浅不高兴又如何,她一个女人还能翻天不成
  哼,林清浅要是反过来以二叔的怪病来威胁他。呵呵呵,他会让林清浅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相互拿捏威胁,最后看的就是谁更心狠。
  谢祯怀着别样的心情进了林清浅所在的院子。
  院子不大,地上已经飘了薄薄的雪花,依旧十分安静。
  谢祯推开门,邪笑进了屋子。
  林清浅屋子里居然连门都没有插上小丫头似乎太自信了些,以为院子处在林家最深处就能安全呢
  不过,这些不在谢祯的考虑之内。
  他就那么大剌剌地进了屋子里。
  女孩子的闺房与众不同,还没有尽到内屋,只是外间,谢祯就闻到隐隐的香味。
  香味也与众不同,不浓郁,闻着让人感觉十分舒畅。
  谢祯的手终于搭在了去内屋的帘子上。
  “深更半夜闯进女孩子的闺房,你比我想得还要龌龊猥琐。谢家为人处世如此没有底线吗”就在他准备进屋的时候,内屋响起了林清浅清亮的声音。
  听声音,林清浅分明没有睡着。
  没睡着,说明什么林清浅似乎比他想象得还要聪明,谢祯眼睛一亮。
  夜闯被抓包,谢祯半点儿羞愤也没有。
  他勾起嘴角,慵懒地回答,“要想得到谢家青睐,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谢家怎么样,我们管不着。不过林家向来奉行客人上门有茶喝,敌人上门迎接他的是”
  说到这儿,她忽然不说了。
  谢祯浑身一颤,心头忽然滑过一丝别样的慌乱来。
  林清浅这个人和他认识的任何一个姑娘都不同,这个人不会按理出牌。从某一方面来讲,林清浅和他是一路人。
  谢祯的预感没出错。
  “你下毒”他愤怒地盯着屋内,浑身忽然痒得厉害,让他几乎站不住。
  他内力深厚,也不是没中过毒。
  他做的事本来就见不得人,暗地里还不知道中过多少毒,那些毒五花八门。他都扛过来了。
  但这一次不同,他越是用内力抗毒,身上的瘙痒似乎越厉害。
  这种瘙痒还不是表皮上的感受,而是从骨子里、内腑中,痒得受不了那种。
  只是片刻之间,谢祯就觉得顶不住了。
  好样的,林清浅
  如果说,一开始谢祯只是想给林清浅找点儿麻烦而已。这会儿,饱受瘙痒折磨的他,在心中已经想到了千万种折磨林清浅的方法。
  忍不住了,那就速战速决好了。
  别说,谢祯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他咬着牙忍着浑身瘙痒,手上猛得一掀,门帘顿时被他扯到了地上。
  可见,他此时已经愤怒到了何种地步。
  屋内,林清浅穿戴得整整齐齐歪在床上,正一脸淡笑看着门口。初心、文心和平妈妈则冷着脸站在床边守着她,对谢祯的到来,三个人竟然没有半点儿惊讶之色。
  果然是有所防备。
  愤怒到极点后,谢祯被气乐了。
  “林清浅,我倒是小看了你。”
  “说真话,我还真不愿意你高看我。被你高看的人,是不是都特倒霉”
  “嘴皮子倒是利索。”
  谢祯忍住浑身不适,人已经冲进了屋子。他想得很现实,只要将林清浅抓住,他不信拿不到解药。
  林清浅冲着他微微一笑。
  谢祯心头再一次滑过不好的预感。
  “一、二、三。”林清浅轻轻数着。
  随着三出口,谢祯一下倒在了地上,浑身不能动弹不说,骨子里的那份瘙痒感受得更深了。
  该死的林清浅
  他要杀了她。
  “抬出去扔了。”林清浅打了一个哈欠,她对自己配置的药,十分有信心。谢祯今夜不会再来第二次了。
  至于明天,疯子会不会再找上门来,她管不了。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有的是法子。
  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林清浅在谢祯愤怒的瞩目下,倒头就睡,连衣服都没有脱。
  平妈妈气愤地看着地上的谢祯,杀人的心都有。
  女孩子的闺誉多重要,谢祯这个疯子居然还夜闯姑娘的房间。要是传出去,不是坏了姑娘的名声吗
  心里怀着恨意,平妈妈和初心、文心手下半点儿也没有留情,几个人拉着谢祯的脚,拖着他直接扔到了院子里。
  谢祯从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他心里的愤怒比起平妈妈几个更深。
  等过了今夜,他一定将所有人给处置了。
  没有人搭理他,平妈妈几个将他拖到院子里就回了屋子里。
  然后安正几个小厮又冒出来,这几个也不是温柔体贴的主,他们直接将谢祯扔出了老鹰嘴村。
  谢祯浑身瘙痒,但不能动弹。所以此时,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哪怕他心中恨不得将整个林家灭门,身体不能动,也是无能为力。
  老天似乎都看不过眼,雪花飘得更大了些,一炷香以后,谢祯身上就落了许多雪花,他几乎成了一个雪人。
  不能动,还是不能动。
  如果没有人过来救他,经过一夜的时间,他说不准会落下病根。
  恨,满心都是对林清浅和林家的恨意。
  好在林清浅没有打算将事情做绝了。
  半个时辰过后,感觉到透心凉的谢祯终于重新掌握身体控制权。
  他能动了。
  能动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杀回去,将林清浅抓住来个十八般酷刑。
  想法很美,可惜现实很骨感。
  谢祯悲哀地发现,自己能动不假,但手脚酸软是怎么回事
  林清浅
  “二哥。”
  “老二,你果然在这儿。”
  没等谢祯完全缓和过来,谢家人竟然找过来。
  谢祯冷眼看着眼前的几个兄弟。
  如果不是因为出了意外,再来两个兄弟也别想控住他。
  “祖父让我们带你回去。”
  “不会。”
  “由不得你。”
  说话的是谢祯亲哥谢祺。随着他一声令下,谢家小辈们浑身警惕起来。
  谢祯想要反抗,可惜
  “你”谢家小辈们本打算带伤回府去,没想到事情出奇的顺利。
  谢祯中毒了所以不费吹灰之力,谢祯就被他们绑着回府了。
  谢老将军是谢家的定海神针,他坐在上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扔在地上的孙子,一旁的几个儿子连个大气都不敢喘。
  至于几个儿媳妇、孙媳妇根本没有资格露面。
  谢家在大事上,向来是男人做主,女人没有资格加入。
  谢祯没有精力顾及家中任何人的情绪,他是世人全都知道的疯子。
  疯子做事还需要理由吗
  “你平日里怎么样,家里长辈并没有拘着你。但林清浅是你二叔身体康复的唯一希望。非但如此,还有军中一干人,也在等着林清浅救治。”谢老将军狠了狠心,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开口,“为了一个女人,你要颓唐到什么时候。”
  “祖父。”哪怕面对的是自家长辈,谢祯也不在意。
  他懒洋洋辩解,“有点儿本事不假,她不该以此为傲,甩脸色给谢家人看。”
  半点儿也不提另外一个人。
  “你为了自己的脸面不顾谢家人的颜面,或者说不考虑我父亲的身体,我无话可说。”谢祎忍不住开口,二房其他孩子脸色也不好看。谢家子弟私下里关系很不错,很少像其他家族子弟那样争斗。
  谢祯再混账,兄弟几个之间相处得也算融洽,但今日谢祎的话,无形之中就拉开了几房的关系,让兄弟之间产生了裂痕。
  谢祎顾不了这些,他心疼自己的父亲。
  谢祯明明知道林清浅对谢忱的重要性,却还如此,他心中没有气才怪。
  “二叔身体不能好转,你是打算算在我的头上。”谢祯冷笑不已。
  谢忱叹口气不说话。
  谢祯的父亲作为家中长子,看到自己儿子如此混账,气得上前就给了谢祯一脚。
  谢祯口中立刻喷出一口鲜血。
  “爹。”
  “大伯。”
  谢家小辈们又气又心疼,个个忍不住上前阻止。
  谢祯不觉得痛,他浑身痒盖过了疼意,他想挠,但双臂被绑住了。因为难受,他的一双眼睛全都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