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诚意和条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夫人和二夫人都觉得没脸见林家人。
  可是,谢家上门来就是为了求诊。谢忱的病情拖了这么多年,反倒不急于一时。
  最迫切需要林清浅出手的人,其实是谢祯。
  谢祯被林家人绑住四肢,嘴里塞了一块棉布,眼睛发红躺在马车上,他被谢家人直接带到了林家。
  林家兄弟见到谢祯惨不忍睹的样子,都有些吃惊。
  谢老将军和老夫人见状,可以确定这对兄弟并不知道谢祯为何被捆的原因。
  难道谢祯并不是被林家下毒
  谢祺脸色很难看,如果不是亲兄弟,他真不想管谢祯了。
  疯子,果然是疯子。以前被人称谢祯为疯子,他还不以为然,但现在他信了。
  丢人呀,实在是太丢人。偏偏,作为兄长,他还不能不管这个疯子。
  “畜生,给林姑娘赔罪。”老将军当着林清浅的面,狠狠踢了谢祯一脚。
  谢祯在地上翻了好几个滚,身上白色的棉袍顿时沾上了灰尘,整个人显得更狼狈了。
  谢祯是疯子,疯子怎么会轻而易举认错呢
  他用一双猩红的眼睛狠狠瞪着林清浅。
  林清浅居高临下,冷笑看着他不说话。
  谢家想用苦肉计让她心软,门都没有。
  谢疯子不道歉不发誓,就算是王爷出面,她也不会让他好过。救人可以呀,心情不好,下错几味药,好像也不是不可原谅。
  两个人的视线直接在空中对上了。一个居高临下,一个不服软凶狠,两个人谁也不让谁。
  “畜生,要是你今日不向林姑娘道歉赔礼,老子就直接废了你,将你逐出谢家。”老将军见谢祯不服输,气得浑身发颤。气到极点,他连辈分都顾不上了。
  谢忱等人吃了一惊,谢家人都清楚,这一次,老将军是真的气狠了,他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
  林清浅脸色稍微好看些,谢家还算有明白人。
  “林姑娘。”赵景云笑眯眯看着林清浅说情,“本王为谢将军担保,谢祯所作所为,他并不知情。你能否看在本王的面子上,继续为他看诊”
  “既然王爷开口,谢家其他人并不知情,我可以继续为将军继续开药。不过,亲兄弟明算账,我要的诊费可不低。”林清浅相当不客气,“至于他。”
  她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谢祯,“林家不欢迎小人。王爷能否确保这个人今后再不找林家的麻烦”
  “这个畜生如果再找林家的麻烦,做出不轨之事。老夫就以死谢罪。”老将军也是下了狠心,不惜以自身性命担保。
  谢家人顿时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地上的谢祯也傻眼了。
  他再疯,也不会拿自家祖父的性命开玩笑。
  “如果姑娘不放心,还可以加上我这条命。王爷和霍家人都在,我说到做到。”谢祺苦笑着也跟着起誓,“还望姑娘网开一面,饶过他一次。”
  谢祯
  “本王既然担保,言出必行。如若他再针对林家,本王绝不会轻饶他。”赵景云若无其事瞥了地上的人一眼后,复又笑着看着林清浅。
  “林姑娘,其实我并不想为他作保。只是老将军和老夫人都是良善之人,又是长辈,所以我只能和姐姐、四嫂勉强走这一趟了。你不看僧面看佛面,高抬一次贵手吧。”
  人都来了,霍家人再不喜欢谢祯,总得表态,霍久岑开口代表的是霍家。
  “无论诊金多少,我们都认了。”老将军苦笑回答。
  “来年春季,我希望谢家能送一万株果树过来,其中枇杷要五千棵。”林清浅淡淡的开口,“侧柏、冬青各五千棵,还有一些药材的种子,我会列出清单给你们。”
  诊金居然是这些
  谢家人发呆,霍家人和赵景云也没想到林清浅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果苗不怎么好找,不过谢家的身份在那,也不是办不到。谢家所有人本以为林清浅会狮子大张口,要诊金万两,甚至更多。
  没想到林清浅只是要果苗和药材,算起价格相差甚远。
  谢老将军二话不说答应了。
  对方答应了条件后,林渊这才亲自将人引进家中。
  林家是新起的院墙,在老鹰嘴村和杨家村算是独树一帜。不过在世家眼中,真心算不上奢华。平时家中没有多少贵客上门,倒也不显得拥挤。
  今日上门的人多起来,屋子就显得拥挤了些。
  余归晚将女眷引到了后院去坐,并且吩咐丫头送上了点心和茶水。
  林家住人的屋子里全都用上了火墙,屋子里很暖和。
  谢老夫人等人见状,心中暗暗称奇。霍卿月和胡氏仗着和林家关系熟,一个劲闹着回去后也要在家中按上火墙。
  女眷这边热闹,相比较而言,男人那边要严肃多了。
  林清浅是唯一的女眷,一群男人之中,她十分特别。
  可是没办法,谢家找到就是她。她要是走了,谢家才真的有得哭了。
  “畜生,还不向林姑娘和两位公子道歉。”谢老将军从没有像今日这样丢脸,看到五花大绑的谢祯,他气得上前又给了谢祯一脚。
  谢祯嘴里的棉布已经被取下。
  他倔强地瞪着林清浅。
  林清浅相当不客气,“你也不用道歉,反正道歉我也不会接受。你不服气也没办法,你敢闹,第一个死的又不是我们林家人。”
  这话诛心呀,也是大实话。
  谢祯
  谢家人
  好尴尬的说。
  “林姑娘,对不住了。”谢祺再道歉。
  林清浅轻笑,“我答应你的,自然会做到。我是无所谓了,不知道你们为他做这么多,他会不会记在心上,将你们的命看得重。”
  气人,太气人了。
  “对了,他可以走了。”林清浅不客气赶人。
  “姑娘。”谢祺尴尬。
  “我没下毒,他身上中的是痒痒粉。如今他已经没事。”林清浅懒洋洋回答,“像痒痒粉这样的小玩意我们家很多,谢公子,以后千万别再走错门。要是再走错了,不仅你自家人倒霉,就是你再犯病,我也不会管。”
  竟然解了谢家人吃惊地看着林清浅,众人根本没看到林清浅出手。
  霍久岑向来和谢祯不合拍,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谢祯狼狈的模样,忍不住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常言说,吃一堑长一智。他只是疯又不傻,岂会再走错门。”
  落井下石谢祯瞪他。
  霍久岑可不怕他,论家世,霍家和谢家旗鼓相当。论才学和武功,他也不比谢祯差。
  谢祯就是发疯,他也不惧。
  “林姑娘,痒痒粉倒是出门防身的好东西,能不能分一些给我”霍久岑饶有兴趣地问。
  “不给。”林清浅十分利索地拒绝。
  霍久岑
  说好的亲密关系呢
  谢祯见他吃瘪,也忍不住冷笑看着他。
  林清浅最厌恶的人还是谢祯,她可以拒绝霍久岑,但看不惯谢祯嘲笑霍久岑。不管怎么说,在外人眼中,霍家和林家的关系很亲密,所以,她得维护这份关系。
  “前几天我琢磨出几颗解毒丹。要不要”
  “要。”霍久岑眼睛发亮。
  “能不能分几颗给本王”赵景云笑眯眯问。
  林清浅
  赵景云再笑。
  “他是合伙人,本王也是。你不能厚此薄彼。”义正言辞,关系拉得十分有水平。
  “既然王爷看得起,那就分几颗给王爷。”林清浅松口,三方皆大欢喜。
  谢家在一旁暗暗叹息,他们哪里不知道,赵景云要药丸是假,目的其实是在敲打他们。
  靖越王就差直接指着谢家人鼻子告诉他们林清浅和他是合作关系,谢祯再动林家,首先得经过他。
  谢祯
  “碍眼的东西,道歉后滚出去等着。”谢老将军心情不好,再一次指着谢祯开骂。当然,他也是摆出姿态给赵景云和林家看,以后,谢家会对谢祯严加看管。
  双方都有心和解,接下来林清浅也不好对谢家拿乔。
  上一次她给谢忱开的是清热解毒的方剂,这一次药却是杀虫散结通络的作用。
  “是药三分毒。喝半个月,饮食清淡。每日蛋类和牛奶、鸡肉不能少。”林清浅拿出银针,依旧给谢忱扎了针。
  “有劳姑娘费心了。”得到药剂,谢忱放心多了。他迟疑一下开口,“不瞒姑娘,军中还有一些人也得了这种怪病,姑娘能否给他们看看”
  果然来了
  林清浅没有看赵景云,赵景云低头喝茶,同样也没有看她。
  “诊费另算,一切好商讨。”谢忱见她迟疑,连忙表态。
  “将军爱兵如子,军人保家卫国,百姓安居乐业正是他们的功劳。按理说,能为他们做点儿事,我不该拒绝才是。”林清浅缓缓开口。
  谢祯噗呲笑出声,谁都听得出,这小子笑得不安好心。
  谢老将军恨不得上前再给他一脚,谢祺则不客气踹了他一脚,“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开药不难,最多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同,药材稍有改动而已。”林清浅叹口气解释,谢祯不是好东西,谢家其他人还算不错,能为人治病,她也不想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去死。“只是”
  “姑娘有什么为难之处,尽管吩咐。”谢忱急眼了。
  “难得是后续的补养。”林清浅叹口气回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