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感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嫡女谋生记 ”查找最新章节!
  “爹。”林宗思长了一岁,古代孩子早熟,他看到自己的荷包中这么多钱,顿时有些惶恐。
  林家在京城虽然是大户,但三房过得比一般人家都不如,余归晚是三房当家女主人,也得私下里接绣活维持生计,作为孩子的林宗思哪见过这么多银子
  林渊倒是见过世面,只是他很清楚,赵景云为什么要给这么多压岁钱给孩子。
  收,还是不收
  坚决不能收!林渊觉得自己要是收了银子,等于将自己亲妹子给卖了。
  “王爷,礼物太过贵重,还望王爷......”林渊急忙表明态度。
  “本王送出的礼物,什么时候收回来过”赵景云淡淡地说。
  “只是.....”林渊还想挣扎。
  赵景云不愿意做的事情,他岂能左右。
  赵景云笑眯眯看着后来的谢祺,“你也是来送压岁钱”
  “是、是。”谢祺有点儿呆,整个人正处于放空状态。
  “来来,两个大侄子,这是谢伯伯给你们准备的压岁钱。”谢祺暗自庆幸,自己不是糊涂蛋,提前准备了荷包。
  他的荷包里也放了不少压岁钱,不过比起赵景云的那份,就差远了。
  谢祺毫无压力给两个孩子一人塞了一个大荷包,“拿去玩。”
  林家长辈没有阻止,两个孩子欢天喜地接了荷包。
  “夫人,饺子好了。”平妈妈上来禀报。
  谢祺会做人,见到谢家下人,人手一份小荷包。
  新年讨的是喜气,平妈妈等人也不拒绝,个个接了荷包,谢过他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赵景云有些傻眼,以他的身份,压根就没想到要给下人打赏。
  水白眼皮子利索,从怀中掏出十来个荷包默默地递给了赵景云。
  赵景云......
  “来的时候,管家准备了。”水白小声解释。
  总算有点儿用!赵景云表示很满意。
  林清浅瞥了一眼,得了,算来算去,林家几个主子最吃亏。
  “王爷”吃完饺子后,赵景云迈着四平八稳的脚步来到了药房中。
  谢祯躺在床上,看到他进门,挣扎坐起给他行礼。
  “本王为你作保,心里一直不踏实。”赵景云没好气地张口就训人,“如果你再敢挑事,本王先断了你生路。”
  后面一句,相当凶狠。
  谢祯性子桀骜不驯,偏偏最信服赵景云。
  赵景云发话,他就算再讨厌林清浅,也记在心里了。
  “本王今日过来,有事。”赵景云正色。
  门外的水白听了,偷偷撇了撇嘴,王爷也就骗骗谢家两位公子而已。明明是为了林姑娘而来,还找了这么个烂借口。
  “王爷,请。”谢祺和谢祯全都严阵以待,屋子里的谢家小厮早就被清理出去,守门的又是王爷的人,所以谢家兄弟不担心有人偷听他们的谈话。
  “本王允许你有儿女情长,却不允许因为儿女私情迷失本性。”赵景云脸色冷了下来。
  谢祯脸色顿时僵住了。
  谢祺担忧地看了谢祯一眼,跟着劝,“薛想容没有你想的良善,小时候天真烂漫,长大后未必。你应该知道薛家的本性,以后远离薛想容那个女人。”
  “王爷放心,我绝不会因为私情而坏了王爷的事。我只求王爷一个人情。”谢祯伤口恢复不是特别好,他忍着痛挣扎想下床给赵景云跪下。
  “说。”赵景云抬手。
  谢祯红了眼睛,不敢抬头看赵景云,也不敢看自家兄长,“清理薛家以后,希望王爷高抬贵手,饶过薛想容性命。”
  “二弟。”谢祺见他执迷不悟,气得面色通红,“为了那样一个女人,值得吗”
  值得吗谢祯也想问自己,薛想容是他的执念,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薛想容去死。
  “本王和薛想容,你选择谁”赵景云冷意外放。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绝不会做任何对不起王爷的事。”谢祯闭上眼睛咬牙回答。
  他没有迟疑!这一点儿让赵景云十分满意,他冷然盯着谢祯,“好,本王答应你,可以放过薛想容的性命,不过,你也给本王记牢了今日所言。”
  “是。”
  “傅家想保持中立,做墙头草。本王岂能如他们的意。这几日先将傅家一些大儒的把柄放出去。”赵景云发话。“军中别让人钻了空子。”
  “王爷放心。”谢祺正色回答,“军中有三叔盯着,年后二叔身体好转,也会过去守着,外人插不了手。”
  “好好养伤吧。”赵景云来的快,去得也快。
  谢祯和谢祺对赵景云的到来都没有任何怀疑,他们暗暗猜想,也许王爷也看上林清浅一身医术。如果能和林家交好,得到金疮药,对他们来说,最好。
  此时的赵景云,却绕到了林清浅住的院子里。
  余归晚、兰姨听了,还觉得好奇,搞不清楚赵景云一个大男人来后院干什么。
  可是人已经来了,总不能让一个王爷站在院子里吧。
  余归晚为难,偷偷吩咐身边的紫苏尽快将林渊叫过来。
  王爷进屋,家里有个男人陪同,别人知道也不好多说什么。
  赵景云先进了屋子里,他十分客气,单独坐在桌子旁,离几个女眷远远的。
  林清浅气得要命,不知他又发什么疯跑到她这儿来,忍不住偷偷瞪他。
  赵景云接到她的目光,可没觉得自己讨人厌了,而是很自觉的认为林清浅在偷偷和他眉目传情。
  于是,他笑得像个大傻子一般。
  “桌子上的坚果都是家里炒的,王爷请品尝。”余归晚坐立难安,赔着小心招待这位贵客。
  “好。”赵景云答应一声,笑眯眯开始认真剥坚果。
  余归晚......
  她心里暗暗叫苦,林渊怎么还不来后院。
  说曹操,曹操就到。林渊一把掀开帘子进门来,后面还跟着林景行。兄弟二人显然是带着小跑过来,气都喘得不均匀。
  “王爷到后院来.....”
  “本王来后院送点儿小玩意给清浅玩。”赵景云慢悠悠回答,神色自若。
  林渊想说什么,一下子堵住了。
  正说着,外面传来声音,“王爷,东西到了。”
  “搬进来。”赵景云发话。
  他的话音一落,木青和火紫一人抱着一个箱子进门来了。
  “放炕上。”赵景云发话。
  两个侍卫老老实实将木箱放下,又出去。
  “这”林渊狐疑地看着箱子。年轻不是刚送过年礼来,赵景云又折腾什么
  “打开看看。”赵景云微笑开口。
  林景行性子急,上前打开其中一个箱子的盖子,我去。
  所有人的眼睛全都被晃花了,谁也没想到,箱子全是干货。金叶子、金豆子、金花生,满满一箱子都是。
  林景行伸手再打开边上小箱子。
  里面的东西也不差,是一些银豆子和银锞子。
  “王爷,这些”林渊有些受刺激。
  “激动什么又不是给你们。”赵景云不客气地显摆,“我的银子给自个王妃用,有什么不对”
  “哐当”
  众人目光立刻被吸引过去。
  “我......我......我手滑。”兰姨想抓起倒下的杯子,一双手却怎么也不听指挥。
  林清浅气得再瞪赵景云。
  赵景云挑眉冲着她笑,两个人神经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兰姨、嫂子,等会儿上门来拜年的人该到了,你们都过去看看。别让人家说咱们闲话。”林清浅火大。
  余归晚知道她的性子,见状,生怕她一时火起得罪了赵景云,坐着没动继续发呆。
  “夫人、大爷,两个村里正过来拜访。”似乎为了验证她的说辞,落霞过来禀报。
  余归晚和林渊不走都不行了。
  兰姨人老成精,第一个下炕,“我也过去瞧瞧。”
  屋子里的人呼啦啦全走了。
  “王爷。”林清浅开始发飙。
  “换个称呼。”
  “赵景云。”
  “称呼本王名字,是要灭族的。”
  “那你灭呀。”
  “怎么忽然就生气呢”赵景云欢天喜地坐到炕上,“是不是生气昨日我没来陪你。”
  “你脸大”
  “不大,正好。”赵景云喜滋滋地回答。
  “你送的是什么”
  “少呢我再让人送点过来。”
  林清浅说不过他,彻底泄气,“别装痴卖傻,哪有你这样送礼。”
  “是你说喜欢,本王才送给你玩,要是不喜欢,你送人就是。”
  “我们谈谈。”
  “一直都在谈。”
  “赵景云。”林清浅再发火。
  赵景云眨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盯着她瞧。“嗯。林清浅,你不用担心。本王说到做到,本王这条命或许很长,或许很短,不过你信不信,无论如何,只要本王活着一天,必然会全心全意对你。哪怕最后我命短,也会极力给你留下退路。”
  面前的男人,语气很温和,脸上依旧挂着招牌笑容。但此时林清浅知道,他是认真的,她忽然没了脾气。
  “你不喜欢做的事情,自有人帮你做。你只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林清浅不是个感性的人,面对赵景云,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不争气,眼泪要下来。明明心里对这个男人还没有完全敞开,她这是怎么呢
  “你是本王的女人,凡是你所用、所喜欢的,本王都会为你准备,绝不会让你受一丝委屈。”
  “赵景云,如果你真的能做到自己所说的一切,我今生必然也会对你不离不弃。”林清浅忽然改变主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