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第139 争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嫡女谋生记 ”查找最新章节!
  “然后呢”林清浅没有被他哄住,语气依旧很冷。
  然后赵景云愣住了。他从没有哄过女孩子,从小身边伺候的人几乎全是小厮,准确的说,整个王府里很少用丫头,他哪知道小姑娘的心思。
  林清浅见他没有反省,气得低下头继续摆弄手里的东西,再也不搭理他。
  赵景云厚着脸皮凑上去,“你又生气,是不是觉得本王为你出气还不够”
  林清浅不说话,冷战到底,两个情商都不高的人,脑筋始终不在一线。
  “傅家和薛家在平阳城盘踞多年,想要一下斩断他们的老根,得费点劲。嗯,是本王惦记他们手里那点儿东西,太早让人察觉到本王的根底,有点儿不划算。”赵景云很伤脑筋地解释,“当然如果你真的不高兴,那点儿东西本王不要也罢。”
  “舍得”
  “兵马有些舍不得,动了人手可能要被人怀疑。”
  “你就算了。”林清浅泄气。
  “她们敢羞辱你,本王就会让她们付出相应的代价。”赵景云冷笑说。
  林清浅斜睨看着他,显然并不相信。
  赵景云炸毛,那是什么眼神。他是说谎话的人吗,就算清浅不生气,他也不会放过那两个女人。以前任由两个女人作,那是因为他不在意。
  现在他都是有媳妇的人,当然要将媳妇的喜怒放在第一位。
  林清浅不知道他心里已经盘算好了坏主意,心里泄了火,她也就不再给赵景云脸色看。
  赵景云偷溜进林家,别人并没有看到他。所以当林渊和林景行看到饭桌上多了一个人的时候,两个人的脸彻底黑透了。
  偏偏赵景云还不自觉,他硬是拉着林清浅坐在自己边上,死活不让林清浅去另外一座去。
  林清浅一顿饭吃下来,简直比打了一仗还累。
  家里冷静下来后,林清浅决定买人。
  买人是大事情,如果下人有外心,以后主人的安危就成了问题。
  既然林清浅已经接受了赵景云,她就不得不林家和自己多打算。
  一口气吃个胖子有点儿难,不过一口口吞食,倒是可以。
  “大哥、二哥,我打算在村子里办个私塾。”林清浅和两个兄长商量。
  林渊知道她手里不缺银子,想也不想答应了,“我正想去私塾找个活。生意上的事情,我不在行,帮不了你大忙。如果私塾办得好,以后也算是为你积攒些人脉。”
  “我也可以去私塾帮忙,铺子里的生意,我出空也能看看。”林景行也跟着表态。不是他想占便宜,做生意,还是男子出面比较好。家里虽然有下人,可是一些生意必须有主子在,才好办。
  如果清浅成了靖越王府的王妃,家里最好能多赚些银子。
  “盖私塾的银子,我们出了。明日劳烦大哥和二哥去找两位里正商量一番,看看私塾盖在哪里比较好。还有,你们顺便看看村里的酸秀才本事怎样”
  “妹妹打算请他坐堂”林渊惊讶地问。
  林清浅点头,“照顾孩子很辛苦,如果孩子入学太多的话,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私塾之中,我还打算男女一起招,分班教学了。”林清浅笑着解释,“私塾之中,还可以教些农学等杂学,兰姨的女工好,也可以为女童教学绣活。”
  “你的想法很好。”林渊激动起来。
  林清浅的话,让他豁然开朗。是呀,办学可以广招学生,得民心者得天下,未必只有大儒才能给林家带来声望。
  兄妹商量好后,林渊和林景行迫不及待去找两位里正商量办学的事。
  林清浅则去找了兰姨,和她商量女工的事情。
  “那敢情好。”兰姨一拍大腿,二话不说答应了,“以后我不是也成了女夫子”
  “是的,兰姨以后就能成为学生敬佩的女夫子。”林清浅笑着说。
  “娘,你可厉害了。”余归晚笑着打趣她。
  兰姨头扬起,一颗心全都飞了起来。
  买人提上日程后,林清浅和余归晚商量后,觉得房子还得继续盖。
  “那就将边上的荒地买下,再起一座院子。这样等二哥成亲后,两家算是在一起,也可以分开过日子。”林清浅笑着说。
  她想的竟然那么远余归晚感激地看着她。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但有句话也说得好,树大分枝。兄弟成亲后,父母不在了,分家反而让两家人更亲近些。”
  是这么个理,兰姨在心里欢喜不已。
  她觉得世上再无比林清浅更明白的姑娘了。兄弟分家这种事情,余归晚作为长嫂不好提,但如果由林清浅这个妹妹说,那就没什么毛病了。
  再说,东西两个院子,以后也好分。
  林渊和林景行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回来就带来了好消息。
  两个村的里正都答应了,还特意免费分了两村不远处的一大块荒地作为私塾地盘。
  林清浅又提起盖院子的事情,林渊和林景行全都一愣。
  余归晚想把姑嫂商量的话说一遍,林清浅却抢先开口,“家里房子就这么点,如果再买回人手的话,住哪里”
  男人向来大大咧咧,林清浅问题一出口,兄弟二人也就不反对重新再盖房子。
  林清浅见状,笑起来。
  天气还比较冷,不宜动工。不过一些盖房子的材料却不能耽搁。
  林渊和林景行主张盖茅草屋,这样比较节约成本。
  林清浅却不答应,直接吩咐让人备上青砖石头,加上家里也好盖房子,需要的银子就多起来。
  林清浅给余归晚和林景行各三千两银子,让他们花销。
  有了银子好办事,杨三认识的人不少,作为车队领头,成天帮着拉石头砖头,两个村还没有出年,就开始忙活开了。
  赵景云又不见人影,不过让人给林清浅送来了一万两的银票。
  林清浅也不拒绝,很爽快地收下了。
  林清浅安排妥当,和平妈妈、林渊和兰姨一起去了平阳城,找了牙行,然后买回来三十多口人。
  这些全部都是拖家带口,而且还是中、青、少连带。也就是说,她买回的人手之中,有一半的人还是孩子,根本不能当劳力用。
  余归晚见了,心里直打鼓,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排这些人手。
  “你们是习武之人,所以门口这块归你们。”林渊安排两个青年。
  “是。”
  “这几日家里没有什么事情,你们将自己收拾利索就行。人比较多,房子暂时还没有起来,大家就挤一挤。”林清浅淡淡地吩咐,“以后年纪凡是在二十以下的人,就必须早起练武。”
  “是。”众人见她年纪不大,但说话条理分明,而且神色十分严厉,谁也不敢小瞧了她。
  林清浅又问了其中谁识字会记账,也有人站出来。
  其实林清浅的运气比较好,她买回的这几家,除去孩子,其余的人都比较特殊。首先,有一家是镖师,因为走镖赔本,又生病,没办法才卖身的。一家七口人,男女老少全都懂武功,为人也比较憨厚。否则的话,也不会赔本后,还卖身给人赔偿银子。
  另一家五口人,一家八口人,年长者是一个庄子的护卫,后来因为主家犯事,他们受牵连,被官府发卖,正巧被林清浅捡到了。老者会武,孩子平常也跟着锻炼,拳脚方面都还不错。
  还有一家以前种过草药,剩下的人,则是少年和小丫头,大多都是十来岁的年纪,可塑性极强。
  “平妈妈,人交给你了。”林清浅吩咐。
  平妈妈答应一声,领着人过去学规矩了。
  十日过后,霍久岑再一次上门,霍家的女眷也跟着过来了。
  “听说你们要起新房”霍久岑身体从外表看,根本不像受过伤的模样,“我认识人,青砖可以便宜不少。今日我自作主张,先让他们送了一批青砖过来,你看可用”
  “好呀。”林清浅高兴地答应,手里有银子不假,如果能便宜买东西,她还是十分高兴。
  “别提什么青砖,表妹,我让你看好东西。”霍卿月笑呵呵地说。
  林清浅好奇心被她勾起,笑着过去看。
  霍卿月打开一个盒子,“怎么样”
  原来是一套宝石首饰。这些宝石,色彩柔和,雕工十分精致,做出的一套首饰让人看着就爱不释手。连林清浅这种对首饰并不是十分在意的人,看了也喜欢不已。
  “这一套送你。剩下两套是给弟妹和婶子的。”胡氏笑呵呵地说,“九弟为了这些宝石,可是下了不少心思了。”
  说完,她捉狭地霍久岑挤挤眼。
  霍久岑耳尖发红,低着头不说话。
  “我不能收。”林清浅连忙推辞,“太贵重了。”
  “林姑娘,对比你送的药丸、药膳、祛疤药膏,以及你对我的照顾,这点儿东西最多算是小玩意。你要是不收,我都不好意思再上门来。”霍久岑抬头微笑解释。
  “白要白不要,我们都抢了一套。要不是他坚持这套送救命恩人,告诉你,我们早就瓜分了。”胡氏故意压低声音对林清浅透露消息。
  林清浅哭笑不得,看着首饰盒子,她还是有些迟疑。
  “我们都有。”霍卿月偷偷看了自家弟弟一眼后,笑着上前说,“要是不合心意的话,让他再去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