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争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嫡女谋生记 ”查找最新章节!
  “哼,怕你不成。松手。”傅念真刁蛮阴狠的个性展现无遗。
  众位小姐心有戚戚然,刚刚跟随在她身边的姑娘,都巴不得霍久岑给点儿颜色让她瞧瞧才好。
  傅念真为人善妒,而且不讲理,翻脸不认人是常态。如果不是迫于傅家的势力,她们才不愿意和傅念真在一起,平白影响到自己的名声。不过听说傅家在霍久岑手上吃了不少亏,就是军中那边也出了篓子。哼,傅念真居然还不知收敛,行事手段还如此毒辣,她就不怕傅家......
  小姑娘想法都有些浅薄,她们对傅家出现了麻烦而幸灾乐祸,没有人想到傅家因此而没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傅家在平阳城是世家,盘踞多年的势力,哪能说倒就倒。
  霍久岑抓着鞭子,看着傅念真的眼神越发冷了,傅家太目中无人。他不信傅念真所为,傅家真的不知,傅家是想故意扰乱众人的视线,还是私下里有什么盘算
  不管怎样,手里的鞭子决计不能还给傅念真。林清浅还要待在船上一整天,他可不知道傅念真什么时候又要发疯,从而伤了林清浅。显然,傅念真已经将林清浅记挂上了。
  “霍九公子、傅姑娘。”就在两个人僵持之际,一道清脆的娇喝声响起,接着又有一群公子、小姐从甲板上走过来。
  来者是薛想容,这次游湖的主人。
  “发生什么事情,两位能否给我一个面子,进船舱说话”薛想容穿着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整个人似嗔似娇,散发着仙子一般的气息。
  美人如花,毫无疑问,薛想容平阳城第一美人的称号不是虚名。
  她的声音软绵,语气轻柔,最是温柔不过,仿佛霍久岑和傅念真之间的争执,不过是不听话孩童之间的一时玩耍。
  后来的人并不知道前面发生什么事,不过傅念真跋扈,众人都知道,再看看风光霁月的霍久岑,大家的心毫不犹豫偏向了霍久岑。
  当然众人不笨,也没有傻子直白偏向霍久岑,他们只在心里暗暗为霍久岑叫好。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薛想容身上,等着主人如何处理这场争执。
  霍久岑和傅念真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全都不动。
  薛想容笑盈盈地看着他们,很有耐心等两个人妥协。
  霍久岑是男人,他不想落个小鸡肚肠的名声,“好自为之。”严厉地警告傅念真以后,他终于先松开了手里的鞭子。
  “傅姑娘,好歹你也是接了帖子来游玩,就该有上门做客的自觉。”霍青岚冷笑,“你对我们不满,可以下船后计较,在船上,你至少得给薛姑娘几分面子才是。”
  薛想容脸上笑容顿时有些勉强,霍青岚是在指责薛家没有保护好客人吗想到傅念真的嚣张,薛想容心中已经将她咒骂一百遍。
  无事找事,傅念真丢人也就算了,凭什么还要带上薛家
  “本姑娘做事还需要你一个小丫头指手画脚”傅念真果然够厉害。
  “我可没有兴趣给人当长辈。傅姑娘早上是不是吃错了东西,一大早火气这么大,我们好好的说话,你上来就对我们甩鞭子。怎么,伤人还不许我说话不成傅家已经霸道到如此地步吗以后,平阳城的姑娘见到傅姑娘,是不是都应该主动退避三分,否则的话,就是别人不给你大小姐的面子。”霍青岚煽风点火,明明是傅家和霍家的斗嘴,她偏偏还拉上了所有世家小姐。
  别说,在她有心说辞之下,不少贵女看傅念真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说起来,在场不少人曾经多少吃过傅念真的亏,可惜碍于傅家的门庭,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众人巴不得有人打压傅念真,让傅念真吃点儿亏了。
  “什么东西,就是惯出来的。”一个身影懒洋洋地过来。
  众人看过去,谢祯邪笑看着大家,许多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心里暗暗叫苦。
  天啦,一个毒妇不够,居然又来了一个疯子。大家暗自提防,心里不住暗示自己,千万不能惹了谢祯这个疯子。
  疯子谢祯果然没有让众人失望,他走得很慢,场面一片寂静,只有他步履落在甲板上的声音。一步、两步.....步步似乎踩在众人心口上,每个人心情都变得沉闷了。
  “谢祯,你也想出头”傅念真冷笑问。
  “是又如何”谢祯漫不经心笑着问,他的笑容痞痞的,又有些阴险,众人看得浑身起了一身冷汗。
  “鞭子不错。”谢祯忽然出手,他的动作很快。
  傅念真是练武之人,她的反应也很快。
  可惜,她反应再快,也快不过谢祯。傅念真只觉得眼前一阵风闪过,然后她手里的鞭子就落在了谢祯手里。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世人传说谢祯不但是疯子,而且武功十分高强。如今看来,传言的确不假,这样的人太吓人了。
  “什么玩意”谢祯嫌弃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鞭子,然后手一扬,鞭子在空中划个弧度,落入水中。
  “谢祯,你敢”
  “眼瞎”谢祯嘴角含笑,眼睛望天。
  对话很有趣,有人忍不住想笑,又害怕惹上两个煞星,只能捂着嘴偷笑。
  “英雄救美,不知你想救的是哪个美人”傅念真冷笑,“你是为了林清浅多些,还是为了薛想容多点”
  劲爆的消息呀!原来还有大八卦!众人眼睛晶亮。
  “你别胡说八道。”霍久岑见她坏林清浅的名声,气得上前理论。
  “哟,我忘记了,霍九公子好似也喜欢林清浅,怎么办两男抢一女,得看你们两个人谁的手段厉害了。”傅念真嘴角勾起,别人不敢说的话,她敢!
  林清浅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输人不输阵,傅念真想坏她名声,顺便挑起霍家和谢家的矛盾,也得看她答不答应。“傅姑娘家里有表兄弟吗”
  什么意思众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呵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霍青音反应最快。
  众人恍然大悟,再看傅念真的眼神已经不对劲。
  “你......”
  “我和霍九公子的关系,我方才已经说过,傅姑娘非咬着不放。姑娘不能以自身来衡量别人。至于谢公子,我好歹算是他救命恩人。他谢祯再疯,总不能恩将仇报,眼睁睁看着救命恩人被人欺负吧”
  “花言巧语。”傅念真冷笑,“当真小看了你。”
  “花言巧语有好处吗”林清浅懒得和她争辩,“天子犯法于民同罪,傅姑娘心情不畅,不高兴就伤人,傅家原来大过律法。”
  “你少胡说八道。”傅念真眼睛发红,如果鞭子还在手中,她一定要林清浅性命。她再无法无天,也不能承认林清浅所言,天下之大无非皇土,要是林清浅的话传言开,傅家最后会吃不了兜子走。
  天子可能远了些,但平阳城还有靖越王在!说傅家比律法大,不是说傅家想谋反,根本不把天子放在眼中。不把天子放在眼中,等于翻在赵景云头上......
  林清浅年纪不大,心思好毒。
  傅念真用阴沉的眼神盯着林清浅。
  林清浅轻笑,眉眼弯弯,似乎一点儿不把她放在心上。
  众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傅念真吃瘪,被一个小丫头逼到如此地步,有人暗爽,有人为林清浅担心,更有人巴不得林清浅的话能传开。
  薛想容的心微沉,她忽然发现,她似乎小瞧了林清浅。这丫头真的是霍家远亲到底从何而来,她下定决心,游湖结束后,她一定让人查清楚了。
  “外面风大,还是进去说话好。”薛想容笑盈盈地招呼大家,半点儿也没有参与傅念真和林清浅之间的争执,“今日游湖是为了放松心情,别为了一点儿小摩擦就坏了好心情。”
  “林清浅是本公子的救命恩人,救命之恩,本公子决定以身相报。”谢祯忽然开口,他笑得魅惑,下巴抬起,似乎在挑衅林清浅,又似乎是在讥讽傅念真。
  众人......
  果真是疯子,先前还帮林清浅出气,转眼又开始向着傅念真。
  霍久岑脸色沉下来,他刚要呵斥谢祯,林清浅漫不经心地先开了口,“你想以身相报,还得问我答不答应。我这个人有洁癖,对送上门的阿狗阿猫,没有任何兴趣。我没有别的本事,就有点儿小把戏。但凡我能救回的人命,我就有本事再将其收回来。对了,果苗和药材种子,我已经收下。诊金收到,人情两清,谢公子可以转告家里长辈,以后不用再踏进林家大门。”
  众人像看傻子一般看着林清浅,平阳城四个最出名的人,林清浅一下就得罪了两个,得罪的还是别人避之不及的两个。
  有人幸灾乐祸盯着林清浅,等着谢祯发火。也有的人偷瞄傅念真.....
  “客随主便,薛姑娘邀请我们进去,两位表妹,走。”林清浅笑眯眯一手拉着一个霍家姑娘。
  “好。”两个姑娘也笑着应和。
  霍久岑见林清浅三言两语占了上风,嘴角不禁勾起。不过,以后他要努力了,否则的话,清浅一直将他当成合伙人,他什么时候才能抱得娇气归。
  薛想容叹口气看了一眼傅念真,又看了一眼谢祯,笑着招呼大家进船舱去。
  闹剧似乎过去,船舱里很快传来姑娘们的说笑声。
  傅念真冷冷地瞪了谢祯和霍久岑一眼,然后冷笑转身也进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