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芝麻汤圆馅(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嫡女谋生记 ”查找最新章节!
  等着坐收渔翁之利的傅念真,被林清浅摆了一道后,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该死的东西,年纪小看似面相单纯,原来心底这么黑,倒是小瞧了她。
  林清浅的话说得如此直白,薛想容也被她拉下水,还有众人下了赌注,要是她这时候不出银子,估计能被众人口水喷死。傅念真并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她在意的是,她不能在赵景云面前丢面子。
  “五千两彩头,我出了。”傅念真咬牙切齿看着林清浅。
  “这就对了。”林清浅笑盈盈打了一个哈欠。
  赵景云察觉到她心愉悦,脸上笑容也就更多了几分。
  “本王不出题,只做裁判。傅姑娘,既然你也出了彩头,这一次题目就由你来出好了。”赵景云淡笑问答。
  他似乎是在维护傅念真脸面和利益,但在场的人全都能听出,因为傅念真先前的质疑,其实已经惹怒了这位爷。
  傅念真笑容僵住,随即她又释然。由她出题正合她的心意,省得王爷偏心。
  想到这儿,她给赵景云福了身子,远远行礼后,才仰起头冷笑开口,“春日为题的诗句众多,让人都听乏了。元夕刚过去,这一次比试就用元夕为题如何”
  众人听了一阵哗然,元夕过去两个月,傅念真居然选用元夕为题,还真让人意外。
  大家摸不着头脑,同情的目光都落在了林清浅和薛想容身上。
  用什么题,林清浅根本不在意。
  “林姐姐,别急,慢慢想,我们看好你。”霍青音小声安慰林清浅。
  “你们押了多少银子”林清浅反问。
  “我将身上的银子和首饰全都压上了。”
  “我也是。”姐妹花同心协力,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霍家几个小辈对待林清浅还真是充满了诚意。
  “放心,你们的银子肯定能拿回来。”林清浅神色慵懒,呵呵,为了一万两银子,别说做搬用工,就是现编,她也得将银子拿回来,否则的话,要是输了,出去的可就是一万五千两银子。那她还不哭死!
  薛想容不愧是才女,她只是略一思索,然后就拿起笔开始在纸上疾书。
  许多贵女全都围在她身边观看,毫无疑问,围过去的人都是薛想容的支持者。
  “我给你研磨。”霍青音像小跟班似的献殷勤。
  “霍姑娘,还是奴婢来吧。”文心轻笑。
  “我来,你别和我抢。”霍青音当仁不让。
  林清浅慢悠悠拿起笔,先用嘴哈了一下。
  看到的人,眼中都充满了疑惑,这是什么操作,为什么要先哈一口气难道林清浅以为自己哈口气就能胜出
  后面船上的公子哥们,也全都伸长脖子往前船上张望,他们看不清,个个恨不得过去亲眼看着才好。
  赵景云坐着不急不躁,哼,明摆的事,他才不急了,最后胜出的人必须是他媳妇。
  霍久岑见林清浅低头疾书,眼中不禁也带了几分温情,谢祎有些坐不住,他踮起脚尖一直盯着林清浅。
  谢祯端起杯子,一口口喝酒,船上的人,也只有他没有下注。
  此时,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成了。”一炷香后,终于有人大叫起来。
  “别急,慢慢来。”先完成的是薛想容,霍青岚担心林清浅受影响,一个劲安慰她。
  林清浅的心情从不受无关人员影响,那边欢呼对她半点儿影响也没有,她手里的笔已经拿得稳稳的。
  薛想容收笔后,视线情不自禁落在了林清浅身上。
  林清浅还没有完成,她的嘴角不禁勾起。
  傅念真眼中半点儿笑意都没有,被迫出了五千两银子,无论林清浅胜出,还是薛想容略高一筹,与她来说,她都是最倒霉那个。
  她明明算计好了一切,哪怕一开始她张口说出要出五千银子的彩头,其实都是她算计好的。以薛想容的骄傲,薛想容又如何会让自己为她出彩头呢可是该死的林清浅,竟然摆了她一道,害得她不得不拿银子,更可气的是,最后银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到她的手上。
  气,她简直要气死了!
  “好了。”霍青音见林清浅收笔,高兴地叫起来。
  众人的目光顿时全都落在了林清浅身上。
  林清浅扭了一下脖子,好久没有活动,她的手腕和脖子全都僵硬了。果然,精于勤而荒于嬉,古人诚不欺我!
  她嫌弃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字,字退步了。要是在现代,她肯定又得挨长辈教训。
  很多人主动围过去看她到底写了什么。
  林清浅也不拦着。
  “哎哟。”
  “怎么会”
  .......
  惊讶声不时传出,被人围着的薛想容抬眼看过去。
  林清浅不失礼地回了一个微笑过去。
  薛想容轻笑点头,心头忽然滑过一丝不妙的感觉。林清浅实在是太镇定了。
  “好。”
  “太好了。”
  “送去给王爷瞧瞧。”霍青岚得意地吩咐,哈哈,林姐姐果然没说谎,她的银子回来了。
  纸张送过去,很快船上也响起了热烈的讨论声。
  许多人还不时抬眼,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林清浅。
  “王爷裁决。”霍久岑大笑。
  薛家和傅家公子看过诗句后,脸上却呈现出青灰色。薛想容见状,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淡了几分。
  “两位姑娘诗句都是上乘,不过本王觉得林姑娘的诗句要略胜一筹。”赵景云并没有压低声音。
  薛想容听完后,差点儿跌坐在地上。怎么会,她怎么会输给一个小门小户出来的商贾之家女子她不信!
  “王爷,能否让我一观”薛想容勉强维持住脸上的笑容,盈盈地对着赵景云行了礼。
  “送过去吧。”赵景云很干脆,他的心情太好了。就说自己的媳妇能干。
  他笑着看了林清浅一眼,林清浅却在和霍家霍家小姑娘说话。两个人没有对上暗号!
  赵景云内心小本本开始记账:远离霍家女眷,没有眼力。
  薛想容看着纸上的字迹,还没有看诗句,她的脸色就变成了惨白。林清浅的字和本人长相十分不符。纸上的字,行笔潇洒飘逸,笔势委婉含蓄,有如行云流水。结体遒美,骨骼清秀,字的笔锋锋利而有力,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绝不相信这样的字会出自女子之手。
  薛想容的字也好,她练的是女子最喜爱的簪花小楷,如果没有对比,她的字也数一数二。可是如今将她的字和林清浅的字相比,她自己都没脸再看下去。
  与此同时,傅念真也看到了林清浅的字,她气呼呼地瞪了林清浅一眼,“这就是你说的勉强入眼”
  “个人要求不同。相比巅峰时候,今日的字也就勉强入眼而已。”林清浅笑得像一只小狐狸,态度好得不得了。
  霍青音噗呲笑出声。
  傅念真脸都绿了,林清浅是在嘲笑她不入流吗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四周没有半点儿杂音,只有一个姑娘清脆的嗓音响起。
  “好一个梦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是呀,这么好的诗句。”
  薛想容似乎听不到周围的声音,看不到四周的人,她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她居然连诗句也输了,她居然输给了她一个看不上的人。
  傅念真看到她惨白的脸色,忍不住冷笑一句。
  哼,她最看不惯的其实还是薛想容。装,她看薛想容还怎么装下去。有人比她惨,片刻后,傅念真不平的心奇迹般的得到了安慰。
  两船上,最嘚瑟的人其实是赵景云,林清浅的诗句,让他想到了元宵节那日他们游玩时的情景。媳妇是不是也忘不掉那日的画面,今日才有感而发
  美滋滋!就是美滋滋!
  “我可以收银票吗”林清浅懒洋洋地问。
  众人一惊.....
  随即反应过来,林清浅今日赚大发了。
  一万五千两银子,这笔银子就是对于她们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收入呀。
  林清浅毫不掩饰自己逾越的心情,她的眉眼弯弯,如弯弯的明月,让人看了心情都不有得好转。
  “将银票送给林姑娘。”薛想容真不愧是世家嫡女,她很快就调节自己的心情,再以主人身份招呼起客人,“林姑娘才高八斗,令人佩服。”
  “不是说过了吗只会一两首,多了没有。”林清浅诧异地回一句。
  信你才怪!船上众人偷偷瞪她。正因为林清浅一开始的反应,才将众人带进了沟中。但凡她一开始表现正常些,他们也能挣扎一下,不会那么轻而易举选择薛想容。
  别的不说,就那字,是普通人能写出来的吗满船的人,就没有几个敢拍着胸脯嚷嚷,自己的字能比她写的好!
  “我刚刚押了自己多少”更招人恨的是,林清浅居然连小钱都不放过。
  “姑娘借了霍姑娘三百两银子,全押了,还有一些首饰。”文心笑眯眯回答。
  “你们押了多少”
  “奴婢身上银子不多,多谢姑娘借了一百两,还有奴婢身上十几银子,包括首饰也押上了。”
  “奴婢也是。”初心跟着附和,她高兴要命,姑娘简直是她的财神爷。
  我去,世上还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不是说好,只是玩玩而已,林清浅主仆居然集体借银子下注,还有没有天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