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不入俗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嫡女谋生记 ”查找最新章节!
  “落水这么久,人还没有救上来,也不知道最后人会怎么样”霍青岚忧心地看了一眼外面。
  林清浅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她只说了一半。其实她哪里是运气好,她没有内力,不过她的感觉和警惕性比起一般人要厉害得多。遥想当年,她不知出了多少生死任务,如果没有能力,早就翘辫子了。
  在船头,她是听到后面传来动静后,脚下和身体就做出了反应。她早就判断出,她所处的位置,很容易落水。
  死贫僧不如死道友,林清浅第一时间选择了自救。
  事实证明,她的判断果然是正确的。以那小姑娘的冲击力,她后背挨一下,必定落水。
  这个季节,如果落水,不管是谁,也够她喝一壶的。
  她自救后认真观察了四周人的表情,因为她怀疑,那姑娘落水应该是被人设计,她才是真正的目标。不是她阴谋论,实在是因为傅念真和薛想容前科累累。
  “林姐姐,想什么”霍青音小手推推两眼放空的林清浅。
  霍久岑也担心地看着她,“好在林姑娘避开了。”
  “或许.....”谢祎欲言又止。
  赵景云和霍久岑几个听了,心沉了沉,都想到了一个答案。
  三个男人不禁都担忧地看了林清浅一眼。
  “或许吧,谁也没有看到不是。”林清浅轻笑。
  赵景云心里冷哼,没看到他也不会放过薛家。
  霍青岚年纪稍微大些,她看到赵景云他们打哑谜,若有所悟。
  “也不知落水的是谁家姑娘”霍青音年纪小,心思比较单纯。霍久岑和谢祎不说话,这样的天气落水这么长时间,甭管是谁家的姑娘,身体也垮了,甚至......
  甚至丢掉性命!
  外面人还没有救回来,围在船舱的人心情也起伏不定,这时候谁也没有心思游玩,一个个脖子伸长看外面。
  “救上来了,人被救上来。”
  “郎中,有没有郎中”
  船舱中的人全都站起来,又不敢随意出去,个个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林清浅这边的人全坐着没动,与其说其他人为落水者担忧,倒不如说他们是急着看热闹。
  霍青岚和霍青音听到外面有人找郎中,姐妹花下意识看了一眼林清浅。在她们看来,没有哪个郎中的医术比林清浅更厉害的了。
  “林姐姐,你......”
  “闭嘴。”霍青音刚开口,就被霍久岑狠狠瞪一眼并呵斥了。
  霍青音吓得脸色顿变,再也不敢说话。
  霍青岚拍拍她的手,压低声音,“你想将林姐姐推上风尖浪口这人要是救回来倒还好,要是出了事,你不是将林姐姐放在火上烤吗”
  霍久岑赞许地看了霍青岚一眼,霍青音恍然大悟,她怯怯地看了林清浅,脸色羞红道歉,“对不起,林姐姐,我......”
  “你心底很善良。”林清浅笑着拍拍她的小手。
  霍青音见她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又高兴起来。
  “林姑娘在哪”薛想容神色紧张,脚步匆匆进来。她进了船舱后,就四处寻找。
  随着她的问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林清浅的身上。
  林清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脸上挂着浅笑,却是纹丝没动。
  霍青音下意识地看了林清浅一眼,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林姑娘。”薛想容走到林清浅面前,“王姑娘落水,人已经救上船来,她呛了水,正昏迷不醒。船上没有郎中,还望林姑娘过去瞧瞧,看......”
  “薛姑娘,我也不是郎中。”林清浅脸上挂着笑容,语气也很温和,话却没有那么客气,“我过去不合适。”
  此时,船舱中所有人的目光全落在她身上。
  谢祯和霍久岑遇袭受重伤的事情早就在勋贵之家传遍了,当然林清浅的大名也随之传开。在座的人以前可能不认识林清浅本人,不过林清浅这个大名,谁不知
  医术高明,起死回生,几乎是林清浅的标签。
  可是刚刚他们听到了什么林清浅居然否认她是郎中,不愿意救人。
  薛想容也没想到林清浅拒绝得这么干脆,她顿时傻眼了,一时根本想不到该说什么。
  她站在那儿,就那么傻傻地看着林清浅。
  有那正义感极强的人立刻看不过眼,“常言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林姑娘,你医术那么高,明明精通岐黄之术,为什么不愿意救人你这样和杀人又有何区别”
  此言立刻得到许多人赞同。
  “林姑娘将人命当成了什么”
  “表妹说得并没有错。”霍久岑冷笑开口,个个都将他们霍家当成死人吗林清浅和霍家对外的关系,他不相信在座的人不知道。他和两个妹妹坐在这儿,这些人就敢冲着林清浅耍威风,不就是在打霍家的脸面,“救人乃是郎中的事,表妹并不是郎中。你们又何必强人所难。”
  “有本事自己救去。”谢祎也开口维护林清浅,“林姑娘什么都没做,杀人的罪名就落在了她的头上。要是她真的过去瞧瞧,而人又没有救回来,你们是不是要直接报官,将杀人地罪名直接落在她的头上”
  谢祎和谢家嫡系,霍久岑是霍家嫡系,他们开口,代表的是霍、谢两家。
  有他们维护,冲着林清浅指指点点的人立刻收敛了不少。
  林清浅显然对自己的好人缘满意得不得了,她笑眯眯听着,没有继续开口让薛想容难堪。
  算计她一次不够,还想算计她两次,当她是傻子吗至于落水的姑娘,林清浅偷偷叹口气,她不是圣母,小姑娘只能听天由命了。
  薛想容脸色十分难看,王姑娘是在薛家游船上落水,要是真的出事,薛家也难逃其咎。薛家倒不是怕王家找事,她担心的是,这件事传出去,对薛家名声,特别是对她名声有影响。
  “这件事是我们薛家考虑不周。林姑娘,船上只有你一人懂得岐黄之术。你虽然不是郎中,却还有救人的几分能力。还望林姑娘看在我的面子上,过去看看。就算真的出了意外......”
  说到这儿,薛想容稍微停顿了一下,她似乎考虑了片刻,最后才下定决定,“万一真的出了意外,绝不让林姑娘担着就是。”
  “你的面子呀”林清浅笑眯眯盯着她。
  薛想容微笑点头,“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望林姑娘能过去看看。”
  “你的面子值多少银子我们很熟吗”林清浅微笑反问。“薛家很喜欢强人所难吗”
  高呀!要不是场合不对,霍青音真想给她竖起大拇指。
  赵景云微笑看着林清浅和薛想容争锋,似乎没打算插话。
  薛想容没想到林清浅居然是个油盐不进的人,她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及散去,眼中就染上了惊讶之色。
  其他人也好不了多少,不少人瞪着林清浅。小姑娘长得倒是花容月貌,心肝怎么这么黑,脸皮为什么这么厚。和薛家不熟,她怎么还接了薛姑娘的帖子上船游湖
  “薛姑娘不会觉得我接了帖子上船,就欠了你人情!”林清浅好似看透了众人的想法,她故意惊讶地盯着薛想容。
  “我以为我和林姑娘是朋友。”薛想容心中怒火燃烧到极点,她眼帘半垂,脸上浮现出忧郁难过的神色。
  “你也说是自以为啰。”林清浅果然很气人,“我接了你的帖子上船来,是因为你说想为上一次出言不逊道歉。既然你愿意道歉,我的度量大,就原谅你了。至于再深厚的感情,完全是你想多了。这一次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下了船,谁也不认识谁。”林清浅很好心地解释。
  霸气,他媳妇厉害。赵景云笑眯眯看着。
  霍青音激动地差点儿忍不住上前抱着林清浅亲一口,霍久岑和谢祎也总算知道林清浅画那幅画的意思了。
  林清浅果然不是临时起意。想到林清浅在画上写的那句: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可不,林清浅此时应该就是这样的心态。
  想到这儿,霍久岑和谢祎也忍不住偷笑起来。
  “林姑娘呢”
  “救人,赶紧救人呀。还磨蹭什么!”
  就在薛想容被林清浅噎得半死之际,一个婆子抱着一个浑身湿透了的姑娘匆匆进来,她们的身后还跟着七八个公子哥和三个姑娘。
  有那认识的,看到嚷嚷救人的公子,就是王家的公子。
  “林姑娘见死不救,薛姑娘正在劝她。”第一个质疑林清浅的姑娘气愤填膺地指着林清浅向王家人告状。
  王家子弟看着林清浅的眼神顿时带上几分薄怒。
  “你为何不救人”王家另一个小姑娘冲到了林清浅面前。
  “我为何要救”林清浅脸上笑容散去。
  “你.....”王家姑娘性子本就暴躁,情急之下,她对着林清浅直接扬起手。
  “表妹又不是郎中,你们凭什么逼着她救人”霍久岑冷笑站起来,站在林清浅面前护住了她。
  林清浅似笑非笑瞥了赵景云一眼。
  赵景云心里正不是滋味,他的媳妇,需要别人护吗
  “放肆。”赵景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众人被他吓了一跳,不知靖越王为什么忽然发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