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遍地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嫡女谋生记 ”查找最新章节!
  “清浅,有没有吃午膳”赵景云脸皮厚,媳妇不搭理他,他就主动些。“本王已经等你好一会儿了,你们怎么才回来”
  “王爷,慎言。”林清浅皮笑肉不笑看着他,“你还是称呼我林姑娘吧,我们之间没有那么熟。”
  林渊和林景行一听,就明白过来。
  赵景云赖在林家不走,八成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清浅的事,特意上门来讲和。
  赵景云可以仗势欺人,用身份压着他们兄弟二人。
  但是赵景云不能欺负他们妹妹,兄弟二人看着赵景云的眼神一下变得阴沉。
  赵景云根本不在乎林渊和林景行的态度,他正忙着哄林清浅,“本王在船上没有多言,是因为清浅霸气,自己立威更服众,根本不用本王出手呀。”
  林清浅不搭理他,扭头看着两个哥哥,“大哥、二哥,我想种植花草。”
  “种植花草好呀,本王认识几个种花的行家,明日本王就陪着你去看花。”
  林清浅连眼皮都没有抬,更别提扭头看他一眼了。
  林渊和林景行见他身体拼命往林清浅面前凑,那副羡慕的模样,兄弟二人都快看不下去了。如果赵景云身后长尾巴的话,此时肯定摇得赶上刮风。
  “怎么想起种植花草”林渊诧异地问,之前根本没听林清浅提过。“你想种什么花”
  “以玫瑰花、茉莉花、薰衣草和芦荟为主,再种植菊花等为辅。”林清浅回答。
  “这几种花并不好出手。”林景行皱眉。
  林清浅笑着摇头,“我可没打算卖,自己用都不够了。”
  林渊和林景行都知道她有主意的人,也不追问,兄弟两个打算明日派人出去寻找,看附近有没有卖花的人家。
  赵景云见林清浅真的不搭理他,可怜兮兮坐在边上看林清浅和两个哥哥说话,心里盘算着要如何讨好林清浅。
  “清浅,我将谢祯派出去了。”他讨好地看着林清浅。
  “今天太累了,我回去睡一会儿。”林清浅打了一个哈欠,吩咐身边的两个丫头,“进屋守好门,别让阿狗阿猫进屋搅了我好梦。”
  初心和文心答应一声,眼神不自觉瞄了赵景云一眼。
  赵景云眉眼带笑,“哪个敢不长眼欺负你,本王断了他的手脚。”
  “呵呵。”林清浅丢下两字,直接走人。
  赵景云......
  林渊和林景行冷笑看着他也不说话。
  赵景云不傻,他知道林清浅在气性上,这时候过去,他讨不了好。
  算了,他还是先替媳妇把事情办好再说吧,说不定媳妇一高兴,就不生气,原谅他了。
  想到这儿,他走得十分干脆利索。
  林渊和林景行见状,惊讶得合不拢嘴,兄弟两个没想到他这一次居然没有继续缠着林清浅。
  难道是因为林清浅甩脸色给赵景云看,赵景云为此发怒,想冷淡林清浅一阵不过,他们看赵景云地神色,好似又不像。
  为了弄清楚赵景云和林清浅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林渊将文心叫过去仔细询问了一遍。
  兄弟二人这才知道林清浅为何会生气。
  “哼,他眼睁睁看着妹妹被人欺负,还有脸上门。”林景行一听就怒了,“以后再上门来,干脆直接打出去。”
  林渊瞥了他一眼,心想,林景行的性子还得好好磨一磨才行。赵景云的身份摆在那儿,是他们想打发就能打发走的吗如果不是因为赵景云和林清浅之间的关系,就是他也不敢随意甩脸色给赵景云看。
  说实在话,赵景云的表现真如文心所言,太让他失望了。
  林渊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让林清浅躲一躲,或许因此让赵景云对林清浅死了心。
  “大哥,过了夏季,清浅就及笄了。要不,我们找人打听一下,为清浅尽快定下一门亲事。我瞧着,靖越王并不是良缘呀。”林景行考虑得更远。
  林渊长叹一口气,他何尝看好过赵景云和林清浅之间的事。赵景云的身份摆在那儿了,注定靖越王府走的路不会太平静。
  要是赵景云对林清浅好,他也就认了。可是听文心一说,他隐隐感觉,赵景云并没有将林清浅十分放在心上。
  作为兄长,他不求清浅找个高门来抬高林家门面,他只希望妹妹这辈子能过得幸福。
  赵景云并不知道林家兄弟在背后嫌弃他。
  他回到王府后直接吩咐管家和范选吉赶紧去采购花卉,特别是林清浅提到的那几种花,不论品相和大小,全都要了。
  范选吉和管家出门看看天色,两个人面面相觑。
  王府里已经挂上了灯笼,四周黑漆漆一片,这个时候,让他们到哪里找花去
  两个人还不敢反驳,找理由推脱。他们跟随赵景云多年,别看赵景云回府时脸上挂着笑容,凡是亲近赵景云的人都知道,其实王爷心里正憋着一肚子火了。
  不想死,不想被王爷迁怒,别说这会儿天黑,就是天上下刀子,他们也得勇往直前。
  两个苦命的人蹲在一处想商讨一番。
  王府里摆满了各种奇花异草,也有花园要打理。所以管家认识一些花农。
  将花农手里的花买下来的话,只要有银子,不是难事。
  难得是王爷发话,要他们将整个平阳城的玫瑰花全都买下来。
  两个人嘀咕了半天,才决定明日该如何去当“土匪”。
  赵景云发怒,倒霉的不仅仅是管家和范选吉。真正倒霉的人是刚被木青找过来的三个人。
  “你们分别跑一趟,谢祎去军中一趟,本王要你两个月将傅家所有的兵权给拿下。至于你们两个......”说到这儿,赵景云笑眯眯抬起头盯着他们。
  谢祯和霍久岑直觉有些不妙,他们怎么觉得王爷笑得十分瘆人,好似对他们不满
  两个人拼命回想,最近他们到底做了什么让王爷不满。
  “傅家和薛家在外面的生意,本王接手了。最多一个月,本王就要看到成效。谢祯,薛家外出的大儒,你都给本王拔了吧。”赵景云语气很淡,似乎只是随意吩咐他们办点事情。
  谢祎和霍久岑都跃跃欲试,谢祯脸上也挂着笑容,三个人恭敬答应一声,然后出去了。
  出了门以后,谢祎忍不住开口问木青,“王爷之前不是要钝刀杀鸡吗怎么忽然改成快刀割肉,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木青瞥了他们一眼,心里想,呵呵,装得倒是无辜,要不是他们几个惹怒王爷,王爷能如此生气这几个简直是吃了豹子胆,居然和王爷抢人。
  “几位想问什么,可以直接问王爷。小的可不敢揣测王爷心思。”木青皮笑肉不笑回答,然后掉头就走,根本没有将三人送出府。
  谢祎、霍久岑和谢祯这会可以确定,靖越王是真的恼了他们几个。
  不过三人想破脑袋,也想不起他们是怎么得罪了赵景云。
  第二日清晨,林景行吃完饭后,就领着墨砚出门去了。
  家里人手不足,他也没有多带人。他先和杨里正打听附近有没有花农,然后才根据杨里正提醒去找人。
  杨三被雇佣,高兴不已,一路上不停吹嘘,“论起种花,还是月坝子里的钱家,他们世代靠种花养花为生,平时,他们将花护得像眼珠子。真的厉害,以前只是小门小户的乡下人,现在人家住上了大瓦房不说,还在镇上买了铺子。人与人呀不能比,也不能羡慕别人。”
  林景行笑着夸赞他比一般人活得明白。
  杨三更加得意,“那是,我没别的长处,就是看的明白。人呀,在世上活着不容易,过自己的日子就好,甭羡慕别人,别人的生活,羡慕不来。”
  墨砚被他逗得不禁笑出声。“杨三哥,你这话说的老气横秋,比八十岁的老人过得还明白。”
  杨三也不禁笑起来,“那是。”
  三人说笑之间,找到了月坝子村。
  到了村里刚找人问,村民就给他们指路。
  杨三将骡子一直赶到了钱家门口,钱家人见有客人上门,连忙迎出来。
  林景行见状暗自点头,难怪人家生意做得大,热情不欺客。
  钱家人将林清浅引进屋子里上了茶水后,双方客气介绍一番后,林清浅就说明来意。
  钱家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之色。
  “不管大小,也不管品种,只要是玫瑰我全要了。”林景行报出自己要的花卉。
  钱家人为难地开口,“林公子,你来的真不巧。”
  “怎么”林景行诧异地看着他。
  “昨日深夜,已经有贵客上门,将所有的玫瑰花全定下了,花圃中凡是存活的不论大小,全被客人定下,连母株都没有剩下。”钱公子苦笑回答,“不光是玫瑰、芦荟和茉莉也被买走。”
  林景行被他的话惊呆了,什么客人连夜卖花,还要得那么急
  不说他这边,平阳城内,凡是府中或者别院有玫瑰花的勋贵之家,此时更是如临大敌,人人不安。
  “张老爷,王府需要一批玫瑰花,听说你们张家别院中有几株玫瑰长得特别好,咱家特意过来问一声,你们张家能否割爱,让出这几株玫瑰”管家笑得那风骚,“多少银子,你们说了算。”
  张家几个作陪的男主人听了,连声说不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