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找错对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嫡女谋生记 ”查找最新章节!
  三日的时间过得很快。
  赵景云提前一日让人送来口信,他也会去赴宴。
  林清浅懒得管他,泡在点心房一个下午,然后做了一个六层的大蛋糕。
  蛋糕做好后,杨里正也将做好的盒子送来了。
  这些盒子都是圆形的,上面刻上好看的玫瑰花花纹和字母。
  图案是林清浅设计的,十分独特,也十分漂亮。
  “这么多得单独摆放才行。”余归晚上前帮忙。
  “咱们算是借东风,趁着老夫人寿宴打个广告。我打算推出蛋糕作为生辰上的点心。”林清浅笑着说。
  余归晚微笑点头,其实林清浅的安排,她也并不是太懂。
  雷老夫人过寿,林家只拿出蛋糕作为寿礼,肯定不合适。
  好在林清浅手里有不少宝石首饰,她挑选了一只玉石抹额作为寿礼。
  抹额的用料肯定不用质疑,那是王府送来的贡品绸缎,上面绣的是长寿花,花边重叠,用的是金丝线,中间镶嵌着一颗硕大的椭圆形绿宝石。
  礼物要上档次,还需装饰,林清浅挑选了一个檀香木盒,中间铺上大红色的绸缎,那根抹额放在最中间。余归晚见了,连声称赞。
  这样一份寿礼,就是放在京城,也能拿得出手。
  一切妥当以后,姑嫂二人就上门了马车,文心、初心、紫苏和红杏相随。
  雷家果然是大户人家,老夫人过寿,上门的宾客众多。
  离雷府还有一段距离,马车就进不去了。安正将马车停在空旷处,林清浅和余归晚领着四个丫头往里前面走去。
  林家虽然是小门小户,守门的人却是认识林清浅。可能主家有交待,雷家负责迎客的管家看到林清浅和余归晚,立刻满脸笑容地迎过去,并且亲自将她们送到了二道门。
  二道门前,雷风行和雷家二公子正招呼客人。
  林清浅和余归晚笑眯眯过去,文心和初心几个立刻将手上的点心递了过去。
  “这是我特意为老夫人做的点心,最是适合摆在生辰宴席上。听说,对着蛋糕许愿,吹灭蜡烛后,就能实现愿望。等会儿不妨让老夫人试试。”林清浅笑眯眯地推销自家产品。
  雷风行笑着答应了,让小厮接了点心。
  其实雷家今日用的点心,一半是从一品轩采购,另一半则是为了照顾薛家的脸面,从聂家点心铺子购买。
  不过既然林清浅特意提到蛋糕,又介绍了其中的寓意,无论如何,雷家也会给她这个面子。
  林清浅见雷风行满脸笑容,并没有其他不满,于是笑着说了如何摆盘,管家在一旁连忙记住了。
  林清浅和余归晚来得有些迟,她们进了院子。正厅和两边的花厅,甚至走廊下都摆满了桌子,很多客人已经落座。
  男宾和女眷分开坐,都在一个院子里。
  林家根基浅,和林清浅、余归晚相熟的人很少。
  “表妹、表嫂,这边坐。”霍青音老远就看到林清浅,连忙站起来招呼她们。
  林清浅和余归晚见状,笑着过去了。
  霍家是雷家的亲戚,霍家来了不少女眷,足足有两桌人,还不包括那边的男宾。
  林清浅和余归晚过去,霍家连忙给她们腾出两个位置。
  “好久不见你进城,害得我想见你一面都难。”霍卿月笑着抱怨。
  “家里事情太多,药田、花田和春耕刚刚结束,私塾那边也有不少事,俗事缠身走不开。”林清浅笑眯眯解释。
  “听说上一次你画的画十分有趣。”霍卿月对她挤挤眼,“四妹妹回来后,天天念叨,念的我耳朵都起了茧子,你到底画了什么”
  霍青音和霍青岚噗嗤笑出声。
  “姐姐问了我们多次,我们一直没有告诉她。表姐,你画一幅送她,准能吓她一跳。”霍青音年纪小,十分调皮。
  她这么一说,霍卿月更加好奇了。
  “老九对我提起过,听说你画的猫儿会说话,成精了。”霍老夫人忽然插话。
  “成精的猫儿”霍卿月惊讶地看着林清浅。
  被长辈盯上,林清浅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林姑娘画技不但了得,而且写得一手好字。”这边正说得热闹,被众人围住的薛想容忽然提高嗓门夸赞。
  林清浅抬眼看过去,薛想容笑得一团和气,冲着她点点头,一副两个人很熟的模样。“上一次林姑娘做的诗句更是一绝,尤其是后几句,已经在平阳城传唱了。林姑娘才学令人佩服,当得今年的文风楼的魁首。”
  文风楼,林清浅多少也知道些。据说是平阳城才子佳人吟诗作赋,比试才艺的地方。每年都会根据个人才艺,评出一个魁首出来。
  “有的人就是喜欢沽名钓誉,单凭一首诗,也想夺得魁首,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薛想容的话刚落,围在她身边的一个小姑娘立刻不服气的反驳。
  这个有的人指的是谁,在场的人全都心知肚明。
  薛夫人和几个贵妇坐在一桌,林清浅进来之际,她就一直盯着林清浅瞧。
  果然是狐狸精!当她发现林清浅长相不输薛想容时,心里的冷意更甚了。她没想到薛想容会主动去夸赞林清浅,心里埋怨闺女心善。
  接着就听到有人主动挑衅起林清浅,她的嘴角不禁微微勾起。
  小姑娘的话引起了在场许多贵女的赞同。
  就是,单凭一首诗就想独占魁首,美得林清浅。
  “薛姑娘何必自谦。照我说,薛姑娘吟出的诗句,哪一首不出众。不像有些人厚着脸皮,拿出一首诗就招摇过市,也不知那首诗是不是早就备好的。”
  “厚脸皮的人,年年都有。”
  “林姑娘,实在不好意思。她们不是故意针对你,她们只是和我比较熟,所以才会偏向我。”薛想容先呵斥了身边的姑娘们,然后诚恳地向林清浅道歉。
  霍家女眷和谢家女眷已经沉下了脸,准备为林清浅讨个公道。
  林清浅不在意地先开了口,“沽名钓誉厚脸皮呵呵,你们倒是也做出一首好诗让人瞧瞧就算是沽名钓誉,就算是厚脸皮,本姑娘也是凭实力招摇。”
  谁也没想到林清浅这样直白。
  “薛姑娘才学过人,游船上的那首诗的确是佳作。不过她承认自己输了,你们这些外行人瞎嘀咕什么要说丢人,你们不是应该更丢人毕竟你们连一首像样的诗句都做不出来。要不要我拿个镜子给你们照照,看看自己丑陋的样子到底有多难看。”林清浅清冷的话音是那么响亮。
  众人顿时傻眼了,天啦,她们从没有见过像林清浅这样厚脸皮,不知所谓的人。在大家印象之中,傅念真平日里已经够张狂了,没想到,又出了一个比傅念真更张狂的林清浅。
  傅念真身后有傅家支撑,张狂有资本。可是林清浅如此张狂,真的合适吗谁给她的勇气
  场面有点儿冷!
  霍卿月第一个拍手,“表妹说得对极了。越是没本事的人越喜欢瞎汪汪,还不是为了吸引人的目光,借他人之名气抬高自己。”
  薛想容身边的姑娘们顿时红了眼睛,这话要是传出去,她们的名声就坏了。
  霍卿月是霍家嫡长女,没有人敢对上霍家。不过林清浅嘛,她们不信比不过。
  “林清浅,今日长辈们都在,你可敢再和薛姑娘比试一番”先说话的小姑娘气愤地指着林清浅叫嚣。
  “不比。”林清浅的答案,别人永远猜不到。
  余归晚担忧地看着林清浅,急得额头开始冒汗。
  “既然不敢比,那你就给薛姑娘道歉。”
  “你让我道歉我就道歉你算老几”林清浅笑眯眯地问,态度温和,语十分犀利,“要我道歉,也是薛姑娘的想法你对傅姑娘和王爷那日的裁决不服”
  “本姑娘当日可没有弄虚作假,没有任何偏向。”一直坐在桌旁看笑话的傅念真忽然开口,“别忘记了,本姑娘那一日也是出了彩头。”
  “别闹了。”薛想容微微皱起眉头,“林姑娘,你明知我没有那个意思。她们只是几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大家彼此开个玩笑而已,你又何必抓住不放呢”
  “开玩笑,也得有个分寸才是。我们姐妹在这边说话,她们几个疯狗似的咬上来,难不成还不许表姐说话呢”霍青音火冒三丈,“她们平日里学的就是这样的规矩”
  小辈们吵架,长辈们全都默默看着,谁也没有开口。
  “林清浅,你只凭一首诗,就想压过薛姑娘,我们不服。”
  “坏人名声,却装摸做样,不是沽名钓誉是什么”
  “就是。”
  “你们不服关我什么事实在不服,还可以吃药呀。”林清浅懒洋洋看过去,几个没有心机的小姑娘,被人当枪使,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诗句是我写的不假,但传开的是你们。至于名气,呵呵,我又不打算科考,所以对于我来说,完全是可有可无。薛姑娘想要魁首,让她多做几首好诗不就得了。”
  “林姑娘说话的方式本姑娘喜欢。”傅念真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一个劲向着林清浅,“林姑娘大大方方,性格直爽,比起想要扬名又装作不在意的人强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