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脸痛不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br>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br>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嫡女谋生记 ”查找最新章节!
  林清浅也是比较引人注目的一员。
  元夕在平阳城传开后,得到了众人的肯定。林清浅的大名也因此被人熟知。
  只是伴随着元夕广为流传,林清浅目中无人的坏脾气也传到了大家的耳朵里。
  以前林清浅为霍久岑和谢祯治病,勋贵之家大多数听过这么名字。如今更因为元夕一首诗,林清浅成为最近被大家提及最多的名字。
  名字和本人对不上,现在人活生生站在那儿,第一次认识林清浅的人,眼睛都看直了。
  原来林清浅长得如此花容月貌,和平阳城第一美人薛想容站在一起,丝毫不逊色。
  赵景云面上带笑,目光却如刀子一般扫过众人一圈,凡是用猥琐目光盯着林清浅的人,全都被他记在了心里小本本子上。
  他一边和身边的人说话,一边目光漫不经心地落在了林清浅身上。
  霍卿月等人也很着急,别人都快完成了,林清浅这边还没有动静,万一不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可就惨了。
  林清浅磨磨蹭蹭,她并不想写什么狗屁诗。当个安分的客人不好吗非得逼着她发狂!
  写酒的诗句很多,她又要成为搬运工了。但愿原作者别从坟墓中爬出来,找她算账。得了,她就当在做好事,让天朝的古诗在另一个时空之中持续发扬光大。
  她心中很快确定一首应景的诗,林清浅拿起笔,对着笔尖哈了一口气,然后毛笔蘸墨,开始奋笔疾书。
  她的动作不慢,可是满场的人全都完成,她手里的笔还在动。
  霍青音一会儿盯着林清浅看,一会儿偷偷瞄一眼燃烧的香,插在钵盂中的香几乎燃烧光了,只剩下最后一点点儿。
  围在薛想容身边的小姑娘们,脸上渐渐地露出了喜色。
  呵呵,只要在规定时间内,林清浅没有写完,就算林清浅写出的诗句再好,也无济于事。
  时间越来越紧迫,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盯在了香上,薛想容其实很自信自己能胜过林清浅,因为只有堂堂正正赢一场,才能真正恢复自己的名声。
  只是天下谁又不想投机取巧呢她笑眯眯看着林清浅,眼睛的余光时不时偷看香。这一刻,她忽然希望林清浅在规定的时间内,如果不能完成整首诗的话,好似也挺不错。
  “时间到,香灭了。”秦姑娘高兴地差点儿跳起来。
  “好了。”几乎是同时,林清浅出声,并且放下了手里的笔。
  时间正好!秦姑娘脸上的笑容甚至来不及消失。
  “林姐姐,厉害。”霍青音抱着林清浅的胳膊摇呀摇。
  当她目光落在纸上,偷看诗句的时候,脸上忽然露出一言难尽的神色。
  她说林清浅为什么不能按时完成,原来......
  想到等会儿有人要被打脸,霍青音兴奋得差点儿亲自将纸张送给男宾那边评论。
  没等她行动,两个婢女过去,小心翼翼将纸张取走了。
  时间太急促,女眷这边都没有来得及看她写了什么。
  男宾南边,先送过去的诗句,众人已经围着看过,评论过了。
  目前比较出彩的是薛想容、傅念真和王姑娘、霍家的二姑娘,大家坐等林清浅的诗作。
  婢女将纸张拿过去后,众人全都围过去。
  林清浅见状,心想:这就是名人效应呀。
  纸张刚展开,那边就发出惊呼声,还有人远远看着林清浅直摇头。
  赵景云仔细将纸张铺在桌子上,平阳城比较有名的几个大儒一起过去和他观赏。
  “噗嗤。”当赵景云看到纸张上,那只蹲在桌子上鄙夷看着众人的猫儿,以及那几个熟悉的字时,顿时忍不住笑出声。
  猫还是那只猫,眼神还是那个天下唯我独尊的眼神,只是动作改了。
  画小,再小也比字先引人注目,摇头的就是那几位大儒。天啦,林清浅怎么画出如此不正经的猫儿,猫儿下面的字更嚣张: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为什么那么多字,就这几个字特别吸引人那是因为这几个字,林清浅用的是瘦金体。瘦金体的字,风骨最为重要,一般人模仿,只能写出字形,很难写出风骨来。偏偏林清浅做到了,通篇与众不同,又靠着猫儿的字,大家就是想不注意都难。
  “猖狂,简直是目中无人。”一个大儒发怒。
  薛想容那边听到了,不少姑娘脸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余归晚担心地看了林清浅一眼,林清浅冲着她微微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余归晚只能耐住性子等着。
  “人品不行,诗品更差。我看,这一张就不用再评了。”另一个大儒也怒了。
  此言一出,女眷那边也小声议论起来。薛夫人冷笑瞥了林清浅一眼后,整个人都觉得舒爽起来。
  赵景云才不搭理几个大儒了,他媳妇画的画多有意思,还有字写得多好!等会儿带回府装裱起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赵景云朗声读起来。
  几个大儒本怒目而视,当听到赵景云读到,“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时,男宾那边再无声音。
  女眷这边同样如此,不少人震惊地看着林清浅,眼中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是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如果不是知道比试只是临时起意,他们绝不相信这样恢弘磅礴霸气的诗句,出自一个小姑娘之手。
  “王爷,容我一观。”
  “对对,我看看。”赵景云念完,男宾那边很多人挤了过去。
  薛想容脑子一片轰响,赵景云读到一半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彻底输了。
  她可以预料到,今后平阳城再提起才女,必然先提到林清浅。
  哪怕林清浅不擅长琴棋,林清浅可以凭借这两首诗立足于平阳城。非但如此,估计今后几年,甚至几年之中,再无人超越林清浅。
  为什么是林清浅为什么!
  薛夫人坐在位置上没有动,她的脸色一片雪白,如果仔细看,会看到她的嘴唇正哆嗦着。
  “好诗,好诗呀。”
  “前无古人,不,后无来者。”
  “这字也好。”
  林清浅现代的时候,从小就练习书法,她的书法写的相当不错。那首将进酒,她用的是王羲之字体,这个时代并没有。
  “下面这几个字写得也好。”猫儿说的话,那几个字虽然嚣张了些,但抛开成见,认真看起来,林清浅又开创了新的字体流派。一张纸用了两种字体,每一种字体单独拿出去都可以成为新的流派,大儒们再也顾不上那只成精的猫儿了。他们目光炯炯盯着林清浅,如同盯着一块肥肉一般。
  “王爷,能不能将这幅字画送给我容我拿回去慢慢欣赏。”
  “不行,送给我。”
  “你们别和我抢。”
  ......
  几个大儒开始抢夺起来。
  “木青,收好了,拿回去装裱好,挂在正厅之中。”赵景云才不管别人怎么抢,他直接下手,将字画收入囊中。
  根本不用宣布结果,毫无争议,林清浅成了最后的赢家。
  傅念真眼中带笑,心里却更冷了。
  林清浅表现越好,对她的威胁越大。
  她犹豫起来,要不要不顾薛想容,她先下手再说。
  大儒们眼睁睁看着赵景云将字画收起来,个个就差捶胸顿足了。众人可怜兮兮盯着木青,谁也不敢上前抢。
  有的人打定主意,以后找个机会,请林清浅写几个字拿回去收藏。
  也有的人为林清浅惋惜,林清浅的诗画如此厉害,怎么就不走正道
  “再过几日,我要离开平阳回江南去。你也甭送我什么礼物,写几张字画给我就行。”霍卿月笑眯眯地说。
  霍青音闻言,噗嗤笑出声。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霍卿月主动向别人索求礼物。
  “本想送几颗救命药丸和解毒丸,既然你要字画,正好省了我的力气。”林清浅也笑眯眯地回答。
  对于霍卿月这个闺蜜,她算是从心底承认了。
  “药丸也要,字画也要,好事成双。”霍卿月心不虚,脸不红地回答。
  “是呀,好事成双。我也是这样想,其实我还打算再送你一些美容用的护肤膏,换成字画也成。”
  霍卿月目瞪口呆。
  胡氏等人全都笑成了一团。
  “表妹,你学坏了。”半晌,霍卿月幽幽地说。
  最后,她和林清浅也忍不住笑起来。
  这边热闹,薛想容那边就显得沉默许多。
  “林姑娘,这是彩头。”雷家婢女给林清浅送来一叠银票。
  林清浅接过,冲着薛想容那边的姑娘扬起手摇了摇,“多谢各位慷慨解囊。”
  “你......”秦姑娘差点儿被她气哭了。怎么有林清浅这样的人,赢了了不起呀!
  男宾那边看到了,顿时全都无语。人人都想到了林清浅画的那只成精的猫儿,以及那句嚣张至极的话。
  当然,众人也十分同情薛想容和一干小姑娘。
  片刻之后,丫鬟又给给林清浅那边送去了分红,“王爷那一份赏给了姑娘。”
  众人一愣,随即又反应过来,想必王爷爱才,才将分红赏给了林清浅。
  林清浅抬眼看过去,正巧赵景云也在看她。两个人的视线再一次在空中碰上。
  “满意呢”赵景云无声的问。
  林清浅嫣然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薛想容一直在观察林清浅和赵景云,发现他们二人的小动作,她缩在袖子里的双手顿时紧握成了拳头。
  另一旁的傅念真再也笑不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