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自作多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声属下,等于谢祯是以下属的身份接受任务,变相说明,他并不是以个人身份不记仇。
  只要谢祯不去找林清浅麻烦,赵景云才不管他是以什么身份答应的了。
  “王爷。”木青几人围了过去。
  紫火眼尖地发现赵景云身上穿得衫子破了个洞,而且上面还有个脚印,他立刻有些火冒三丈。该死的谢祯,居然真的对主子下手,肥了胆子不是
  “去林姑娘那边要些药膏来。”赵景云发话。伤重不重,他能不知道要是战场上,这点伤,连皮毛都不算,不过能让媳妇心疼他一下,赵景云还是十分乐意的。
  “是,王爷。”水白恭敬地答应一声,眼尖的也发现了赵景云身上的脚印,于是记恨谢祯的人又多了一个。
  谢祯浑身酸痛,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他最后的疯狂并不是半点儿好处没捞着,呵呵,最后一招,他踢到了赵景云的大腿部,算是给自己报了小仇。当他听到赵景云吩咐水白去找林清浅药药膏的时候,心里总算舒服几分。
  不管怎么样,赵景云心里还是挺关心他的,也不枉他受了这么多苦。
  他虽然不喜欢林清浅,不过对林清浅的医术,他却从没有任何怀疑。
  别说整个平阳城,就是放眼整个大乾国,估计也没有第二个人的医术能超过林清浅。
  上一场比试他就看到,霍久岑只是回去换身衣服的时间,再回到比赛场地,霍久岑的脸色就好看不少,脸上的肿胀淤青也消散不少。
  不用问,霍久岑用的药膏肯定是林清浅所赠。
  哼,奸夫一对!气!
  谢祯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气什么,反正只要一想到自己和霍久岑受的伤一样。霍久岑有好药膏,他却要顶着猪头见人,他心里就窝着一把火。
  水白小跑去找林清浅。
  林清浅满脸笑容,正和胡氏等人谈论押注的事情。
  “林姑娘,王爷身上中了一脚,伤处青紫一片,也不知是否伤到了骨头。能否请姑娘过去给王爷瞧瞧”水白满脸堆笑说,他为了请林清浅过去,将赵景云受的伤夸大了些。当然这个主意,也是他临时起意所想到的。
  众位女眷一片哗然。
  刚才那场比试,大家看的过瘾,也看的分明。最后几招,谢祯是真的发疯,那疯狂的模样,吓得几个胆小的姑娘都没敢继续看下去。
  王爷受伤,很有可能哟。
  林清浅没有说话,众位女眷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林清浅的性子怪,仗着一身医术,谁也不放在她的眼中。她会不会直接回绝水白的请求。
  果然众人并没有猜错,林清浅惊讶地开口,“我瞧着王爷好像并没有受重伤,骨头应该没断吧要不,我给点儿药给你拿回去”
  我的老天!这叫什么话!许多小姑娘气得直接用眼睛瞪着她,太猖狂了。王爷请她过去,她还推三阻四,也不知是谁让她参见这样狩猎活动。林清浅也不动脑子想想,就她那身份,如果不是王爷垂怜,她能有机会来吗
  王爷的身体多娇贵,能和谢祯相比吗
  在她们看来,就算水白让林清浅去给靖越王请个平安脉,都是林清浅的福分,在场的小姑娘,哪个不想单独和王爷待一会儿
  “王爷只是想小的过来拿些药回去,是小的看王爷神色不对,自作主张请姑娘过去瞧瞧。”水白老实地回答。
  “林姑娘,过去看看也不妨。明日还要狩猎,要是王爷身体出了岔子,可不好。”
  “对对,去看看吧。”
  众人七嘴八舌,生怕林清浅不愿意过去。
  “我还等着算银子了。”林清浅不高兴。
  众人
  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眼中只有银子。关键时刻,怎么就顶不上呢
  “我们帮你看着。”霍青音笑眯眯地拍手承诺。
  话说到这儿,再不走好像说不过去了。
  林清浅只好站起来,“我先去取些药。”
  水白恭敬的答应了。
  众人目送她和几个丫头的背影,直摇头。
  谢祯直接趴在桌子上再也不想动弹。他没脸见人了,可怜的俊颜呀。
  “你怎么得罪了王爷”谢祺抓住机会问。
  “我哪知道”谢祯觉得好冤枉,他也想知道缘由好不好
  可是谁告诉他
  “肯定是私下里又犯浑,惹怒了王爷,所以王爷才会揍你。”
  “对,你一个犯错不大紧,害得咱们家其他人也没有机会拿到宝剑。”谢夫人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气死她了,不但丢人,而且还让谢家丢了一个好媳妇,孽子的罪行,不能轻易原谅。
  “说得好像小爷不上场,他们就能拿到魁首似的。”
  “你还有脸说。”谢家其他弟兄不敢对谢祯下手,作为亲哥的谢祺却没有一点儿顾虑,他上去就给了谢祯一个爆栗子。
  “痛。”谢祯气。
  谢祺更气。
  兄弟二人你瞪我,我瞪你,谁也不服输。
  “赶紧找药抹抹,我看着难受。”谢夫人嫌弃地发话。到底是亲儿子,心里再气,看到谢祯那张猪头脸,她还是心疼。
  “不用找药。”谢祯嫌弃的挥挥手,“一会儿王爷会让人送药过来。”
  谢夫人听了,没有怀疑,也不问药的事情了。
  林清浅随着水白进了赵景云的帐篷,众人全都看着眼中。
  不过一转眼的时间,所有人都知道王爷受伤,腿差点儿被谢疯子给踢断了,林清浅被迫去帐篷为王爷接骨,也不知道王爷的腿有没有事
  于是,所有人再一次将谢祯给恨上了。
  “你小子不知深浅,怎么能对王爷下重手”谢祺得到消息后,再次给了谢祯一巴掌。
  谢祯浑身都是伤,几场比赛下来,他浑身上下几乎就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谢祺一巴掌下去,打得他直接跳起来,“下手能不能轻一点”
  “你也知道痛”如果不是亲兄弟,谢祺都想将他直接打死,省的哪一天被他给气死。
  “看清楚,真正受伤的人是我。王爷找林清浅过去,不过是为了给我找药。”谢祯气得说出了真话。
  什么意思谢家人全都愣住了。
  接着大家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林清浅不待见谢祯,别说谢祯只是受了皮外伤,就算谢祯重伤丢了命,她也未必愿意过来给谢祯看病。
  王爷肯定爱护谢祯,才另想他法拐着弯从林清浅那儿拿药。
  想“明白”后,谢家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此时,赵景云和林清浅在干什么
  赵景云看到水白将人领来,一张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
  “这个月多发一个月月银。”他一高兴,直接放银子。
  “多谢王爷。”水白高兴得合不拢嘴。
  林清浅这个人有小恶趣,最看不得别人比她还高兴。
  她似笑非笑看着水白,“这么说,你是故意把我诳来的王爷,水白说你受了重伤,断了骨头,估计现在外面已经传开了。”
  赵景云脸色顿时冷下来,好小子,居然敢骗他媳妇虽然借口用的比较好,但是哄媳妇最重要。
  水白一见赵景云脸色不对,吓得连忙向林清浅求饶,“王妃明鉴,小的哪敢骗你呀。小的只是担心王爷伤势,才说重了那么一点点儿。”
  嘴上求饶,其实水白心里都快冤死了,明明来之前,他已经说了,王爷只是为了药。
  林清浅见他哭丧着脸,噗嗤笑出声。
  雨过天晴!赵景云挥挥手,水白赶紧一溜烟跑了出去。
  帐篷内,赵景云吩咐人取了很多水果摆在桌子上,“不如陪本王用餐,去别家总是不方便。”
  醋坛子又打翻了!
  林清浅白了他一眼,“我和霍家女眷比较熟悉,再说我好好到你这儿来,算怎么回事”
  “我自己媳妇来吃饭,他们管什么闲事。”
  “废话。”林清浅靠近他,“伤在哪里,我看看。”
  “大腿。”赵景云挑眉逗他。
  呵呵,真以为她不敢看吗“裤腿卷上去。”
  “好。”媳妇关心他,赵景云没有矫情,直接将裤腿挽起。说是伤在大腿,其实就是膝盖往上一点儿,还是外侧。
  皮肤露出来,果然青紫一片。
  林清浅从药箱子里拿出一瓶红花油,然后倒在手上,接着用力为他擦拭。
  她坐在小杌子上,低着头十分认真,不大一会儿,她的额头就开始冒汗了。
  赵景云低头看到她的白嫩的脸蛋,眼睛忽闪忽闪,心里忽然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他伸出手,一把将林清浅从杌子上拉起,拉进了自己的怀中,然后低头,果然还是记忆中的柔软。
  不一会儿,他就彻底沉沦了。
  林清浅吃过亏,等会儿她还要出去见人了。两个人腻歪一会儿后,她就挣扎到了一边,“我吃果子。”
  赵景云见她防狼似的防着自己,忍不住扑哧笑出声。他知道林清浅在这方面其实脸皮很薄,于是,他放过了她。
  谢祯在帐篷里,等呀等,一直等到天色暗下来,听说林清浅早就回去了,他也没有等到想要的东西。
  谢祺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谢夫人更是恨铁不成钢地唠叨,“你确定王爷是为了你,才去找林清浅要药”
  “我看他根本就是自以为是。”谢祺气呼呼地瞪着他。
  自以为是,换一种说话,还可以叫自作多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