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秋收来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试菜的众人,中午全都吃撑了。
  可怜的谢祯站在林家门外,眼睛依旧发直,中午他又没有回去吃饭。
  这家伙性子固执得让人头疼。
  谢祺和谢祎远远盯着他,心里当真是又气又急。以前,谢祯喜欢薛想容,全家人反对,但他执迷不悟多年,最后结果如何,薛想容差点儿要了他的命。王爷给他机会回头,王妃救过他多次,他倒好,根本无视王爷的命令,对王妃更是恩将仇报,如今,王爷和王妃彻底放弃他,他回头又犯了死驴脾气。谢祯就这么喜欢找虐吗
  “大哥,怎么办”谢祎直叹气,他这几天叹气比以前所有加起来都要多。
  谢祺作为谢祯的亲哥,更无可奈何,“还能怎么办王爷断然不会再用他。除非”
  谢祎猛得扭头看他,“想都不许想,我们谢家已经欠王妃太多恩情。”
  谢祺沉默不语。是的,如果说还有谁能改变赵景云的想法,当属林清浅不可。
  关键时候,他们有何脸面去求林清浅。
  “我不许你让二妹妹去求林姑娘,大哥,你应该知道王爷有多在意林姑娘。”谢祎脸色沉下来,“我不希望谢家再出一个谢祯,有些情义耗费光了,对谢家来说,并非是好事。谢祯是二哥,二妹妹也是亲人,你别让我失望。”
  说完,他转身就走。
  谢祺看了一眼谢祯,眼露复杂之色,然后他长叹一声,转身也回院子去了。
  小姑娘们出了林家,又看到谢祯站在门口,她们迟疑一下,都主动和谢祯打了招呼。
  谢祯理都没有理会她们,谢珊有些尴尬,她语带歉意解释,“二哥身体没有好利索,他的心情不太好。你们别放在心上。”
  小姑娘们含笑客气几句,也就各自散去了。
  “二哥,我知道我说的话,你未必能听进去。”谢珊轻声说。
  “那就别说。”
  谢珊准备劝说的话,到了嘴边就这样被他堵回去了。
  她默默地回去了。
  晚上的时候,赵景云才从林家出来,他这些天得回王府准备成亲的事宜,府里没有长辈操持,他又对林清浅十分在意,所以大婚准备的一切,他都要过目。
  林家忙碌的是林渊夫妇、林景行和兰姨,四个人恨不得多分成几个人用。林清浅觉得不用准备什么,随意就好。反正赵景云将一切全都准备好了,连私密的亵衣亵裤都成套送过来,她还准备什么。
  林渊考虑更多,王爷虽然心疼林清浅,但林家哪能什么都不准备
  林清浅说了几次以后,他们不听,继续像小仓鼠一般忙碌起来。
  林清浅没有办法,干脆直接给了银子,让他们继续折腾去了。
  谢祯不声不响继续跟着赵景云,最近他沉默许多。
  赵景云见他就心烦,他看都不看谢祯一眼,毫无感情吐出一个字,“滚。”
  谢祯默默低垂眼帘,身体动也没动。
  赵景云脸色沉下来,木青几个心领神会,一起上前动手揍人。
  庄子就那么点大,谢家院子和林家离得并不是太远,这么打得动静那么大,谢家居然也没有人出来看。
  “停。”当谢祯躺倒在地爬不起来的时候,林清浅忽然出声。
  赵景云扭头看着她,木青几个人也停手了。
  “我缺人手,没有人可用,暂且用几天再说。”林清浅笑眯眯地说。
  赵景云冷冷地居高临下看着谢祯,“王妃的话,你听见没有”
  “是,王爷放心,我会认真听王妃吩咐。”谢祯挣扎起来,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赵景云发怒,“是王妃要你做事,你看着本王干什么”
  林清浅见他炸毛,伸出手拉着他的大手晃呀晃,“王爷,你别和他计较呀,他眼瞎,心也瞎。这种人基本上等于废了,我这儿最多算是废物利用。他不愿意搭理我,我也没将他放在眼中,两不欠,多好呀。”
  她越是这样说,赵景云越是生气。
  他挥挥手,木青几个上前又将谢祯胖揍一顿。
  这一次,谢祯挣扎半天都没有爬起来,林清浅屁颠颠跑过去笑嘻嘻地说,“我说过,我这个人一般不记仇,记仇肯定会记得牢牢的。别以为我忘记狩猎场上,你是如何对我的。我就是故意在王爷面前挑唆,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谢祯躺在地上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她,眼中有些冒火。
  林清浅歪着脑袋,笑得像朵花似的。
  “对,就是这个眼神,我就喜欢你这样气得半死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她笑得那个得意呀。“我是真小人,所以你不用在心里骂我。”
  “他敢骂你,本王割了他的舌头。”赵景云发怒。
  林清浅过去很“好心”伸出小手摸着赵景云的胸口给他顺气,顺便再占占便宜,“王爷,你这样其实也不好。男人要有定力,不能随便被女人撩几句就对女人言听计从。”
  偷听的人
  她到底是在劝王爷,还是在特别显摆气人呢
  估计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谢祯
  原来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眼瞎,心瞎,说的可不就是他。
  他忽然笑起来。
  “看到没有,被刺激得成了神经病。”林清浅摇头。
  “神经病”这是个新词,赵景云愣了一下,在心里慢慢消化。
  林清浅“好心”解释,“就是这儿出了大问题。”她用手指着自己的脑子。
  赵景云秒懂,木青几个人也记住了这个新词。
  “谢祯,我虽然讨厌你,不过上一次你提出的建议,倒是挺符合我的心意。你去将市面上偷鸡摸狗、赌博、调戏小姑娘的二流子全都给我抓来,然后开荒干农活。你负责看守!”林清浅终于说到正点上,“好好干哈,我会算你工钱。”
  “不用。”谢祯冷冷地拒绝。
  林清浅白了他一眼,懒洋洋地回敬,“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你不收工钱几个意思”
  谢祯
  林清浅是他见过的,最特别的一个姑娘,要是心思最难捉摸的一个人。她看似爱憎分明,睚眦必报,但实际上,她同时也能屈能伸,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世上怎么有这样的女人
  谢祺和谢祎听了下人回来禀报偷看到的情况,兄弟两人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要林清浅愿意用谢祯,王爷一定不会阻拦,谢祯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这几日天气好,太阳大,秋风终于吹熟了庄稼。
  有人拿着镰刀割了第一刀后,马上就有人跟着下田了。
  作坊里做工的人见状,心里有些着急。地里的粮食不等人,这几日天气好,得赶紧将粮食抢回家里,否则,要是今天后下雨,一年的收成就白白损失了。
  因为作坊里工钱高,上工的人也不敢向林清浅提。
  “从下午开始,几个作坊全部停下来。平妈妈,你再从家里调几个人过来。点心房不能停,其他人全部去田里抢庄稼。”林清浅考虑很周到,不用他们提及,就主动给村民放了假,“放十天假。”
  作坊里村民连忙向她道谢,林清浅含笑客气几句。
  中午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林渊告诉大家,孩子也放假了。别看孩子小,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大人忙重活,小孩子可以捡稻穗,还可以照顾家里的鸡鸭和牲畜,大一些的更是几乎当成半个劳力用。
  “明日我去田里看看,家里的田也开镰吧。”
  “妹妹马上要大婚,外面的日头大,不能出去晒。”余归晚心累,别的小姑娘恨不得将自己变得水嫩嫩的,清浅怎么就喜欢往外跑呢
  “田里有人忙,你别处去凑热闹。”林景行也拦着她。
  “我不动手,就过去看看工具。”林清浅回答。
  的确,这一次林家用上了新工具。别人家用的是镰刀割,她家倒好,却是用超长的大铰镰刀,一刀下去,稻子能倒下好几米。只是这种工具需要掌握技巧,还需要力量,一个不小心,就会伤到人。
  村民们见状,也顾不上手里的活,都跑去看热闹。
  林家新颖的东西太多了,割稻用的刀不同,运稻子的方式也不同。这边稻子倒下,那边有人就将稻子扎成捆,接着好几辆怪模怪样的车就进了田地里。有的拉,有的是骑在车上踩,那车居然就跑起来了,还有的用手推车推。
  这样的速度简直太快,真不愧是王妃家,这些工具可厉害了。
  傍晚时分,村民们从田地回去的时候,路过林家谷场,更是直接惊呆了。谷场上放了好几架怪模怪样的机器,一个人在上面踩,好几个人可以拿着一把稻谷贴着一头,然后谷粒就被打下来了。
  这可比人工摔打强多,也快多了。
  关键还轻松,随意一个人拿着一把稻子,就能将谷子打下来,就是孩子和老人都能干。
  这边是人踩,那边还有用毛驴拉着转的,同样也能打下谷粒。
  众人羡慕得眼睛都红了,要是有这样的工具,大家不知要少受多少罪了。
  “我把图纸放在村头木匠那儿,你们可以找他做。”林清浅走过去笑眯眯地说。
  村民们心中一喜,随即又有人为难起来,这么好的工具就算林姑娘愿意无偿拿出图纸,可做起来也得费不少银子吧
  “也不是太贵,因为用到兽皮和铁钉,这部分价格稍贵,木架却很便宜。”林清浅笑着说,“你们要是去的早,说不定现在就能拿到。”

章节目录